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满堂客骤然惊乎

今日手书:暗香弥漫为容易颓败的感情详撰。

@Tumo_⊙∀⊙/韩毛毛想上天 我我我…简直高兴到要上天ヾ(❀╹◡╹)ノ~啊啊啊啊啊谢谢毛老师,做梦也没想到抽奖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哈哈哈哈哈哈哈ヾ(●´∇`●)ノ毛老师的韩叶!都不知道怎么去夸!画的超好!文也超棒!为人亲切( '▿ ' )字还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顺便催更军匪和虎大王龙太子的!文!超喜欢啊啊啊啊啊

【王肖】时间海

他们在下行的升降机里,这个地下钢铁王国仿佛是挖空了一整座城市,一眼望不到头。升降机顺着轨道徐徐地滑行,可以带他们去任何地方。

大型蒸汽压制中心,用来勾勒钢铁怪兽的骨架。精密仪器研究所,生产关键指挥芯片及动力核心。人形皮肤再造磨具场,用来……使那些怪物看起来像人。

这座钢铁城的创始人曾说过,机械没有血肉的羁绊,这使他们的潜力远远大于人,也必然将创造比人类更伟大的文明。

给一只猴子无穷无尽的时间,它必将一字不漏地写出莎士比亚著作。

甚至可以做到更好。

于是这位创始人大胆地践行自己的设想,将每个人体内的芯片进行改造,以期突破造物主所设下的种种限制。

拥有更敏锐的五觉,更健康的体魄,更精密的活法?

你以为你是造物主吗?

不,我只是尝试他曾经做到过的事情。

将虚幻的双翼化为真实,我们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将变成地上的天国。

“唔,那后来呢?”

“……后来,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样。”

一批修改芯片的人发生了变异,,有人侵入全球芯片数据库,将神经末端的变异代码病毒式地在人体中扩散,越来越多的人被感染,最终与剩下的人爆发了剧烈的冲突。

直到一场大断电终止了传染,人和变异体的战争也没有结束。天才的机械师郁郁而亡,留下一堆未完的研究给世人。

肖时钦无言地看着升降机下的景象——倒塌的钢架工厂,无数铁质堆铸成尸骨,仿佛濒死的巨兽,无言地向着上方咆哮。

他费了好久才将这这废墟与手中书页上璀璨王国的影像重合。

大断电后一切数据丢失,社会秩序崩裂,政府与国家不复存在,最稳定保存记录的居然是纸质书籍。

一本记载了他的过去和未来的一本小册子。

让机器活的像人,让人活的像机器。这的确是自己一直抱有的最高美学追求。未来的自己,竟然以这样的理念,干出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吗?

罪魁祸首,罪不可赦,千刀万剐,死不足惜……肖时钦脑海中飘过无数形容词。

如果未来的自己现在在这里,真想揪着他的耳朵大声冲他吼——到底是为什么,把20年前的自己叫过来给他收拾这个烂摊子啊!

不过就算是未来的自己铸下的错,自己也没有非逃避不可的理由。肖时钦,五好青年,根正苗红,深吸一口气,踏出了勇敢面对的第一步——他颤抖着手,泪眼婆娑地回头,看着身旁的男人,说:“我想静静。”

男人点点头,自始至终他的手都插在兜里没有离开过。

是成年后的王杰希。面容倒是同少年时期没多大变化,只是由稚嫩变的成熟,本就俊美的五官变得更加深刻。

只是少年时期从内散发的那种冷淡,仿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强烈,整个人变得仿若冰铸,仿佛抗拒人在千里之外。

肖时钦记得更小的时候,王杰希还没有将冷淡表明地这么明显,他只是倔强地抗拒一切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比如代表公民身份的芯片。植入后,一切信息与行踪收入联邦国际管理档案。小小的王杰希不哭不闹,只是狠狠地瞪着那枚芯片不说话。

档案植入,信息上传完成后,机器人护士就要给小朋友们编入代码,象征一切脑部活动归属联邦国际管理。

——以便联盟国家管理犯罪记录档案,达到古文字教材里写的,真正的路不拾遗,天下大同的世界。

肖时钦乖乖巧巧地接受完种植,下一个轮到他身后的王杰希时,王杰希突然一下子抬起脑袋,狠狠地咬在护士小姐手上,然后撒腿就跑。机器人小姐表现的直接反应是吃痛地叫了声,然后愣愣地往保安那里看去,就要喊人。

是温和型机器人。

在女孩偏头的一瞬,肖时钦看清她脖子上的型号,果断地将手伸向她的衣服里摸摸索索。

片刻后护士小姐恢复了语笑嫣然的模样,温和地问他做了最后一步植入没有。

“没有。”肖时钦小心翼翼地说。手仍在女孩腹中的主板上探个不停。

暂时清除序列,重新上传,开启手动模式,虹膜确认,取消,信息验证,取消。

“王杰希?”护士小姐公式化地比较了他的脸和自己手册上的照片,微微歪着头,以示疑惑。

肖时钦心里一跳,手下按了最后一个数字。

护士小姐恢复如常,熟稔地给他输入上本来已经编制植入过的代码。

做完这一切,她慢慢的坐回板凳,保持了一个美好的姿态不动了。

“为什么不直接把她主板破坏掉,这样我们都不用植入了。”身后传来王杰希的声音。他并没有走远,回来就看到了肖时钦替他做的事。

“反正看你好像做的到,假装有一份我们都已经植入的不就好了”他还想着不要植入芯片的事。

小小的肖时钦转过身,十分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说:“她也是人。”

“她不是。”

“她是。”肖时钦从小身体不好,只与机器人做玩伴,在有些问题上尤其固执。

“你可能对人的定义有误解。”对面的小男孩放软语气,继续说:“你觉得这一切正常吗?”

这一切?小肖时钦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

发展太过飞快的科技,无孔不入的信息渗透,芯片式的管理方式。

人类的痴心妄想最终自尝恶果,大断电是造物主发的怒。曾经他降下惩罚,是巴比伦之塔。

猴子怎么能妄图到达神的国度?

肖时钦叹口气,悄悄地看着王杰希线条冷硬的侧脸。他和王杰希本是身量相近的知交好友,只是这一下子隔了岁月的鸿沟,即使这般与他并肩而立,也再看不清对方在想什么。

虽然对二十年后的自己并无怨怼,还是有些难过,错失与这人相处的最好时机。

“怎么了?”感应到他的目光,王杰希回头,微微笑了下。

那笑容很淡很淡,一闪而逝,但却激起肖时钦内心深处的熟悉感。他瞬间将内心的不适应忘个干净。低头在口袋翻了一下,找出半盒没有吃完的柠檬糖。

昨天上课时王杰希从别的小组递过来的一盒糖,还没有吃完,就被设定好的虫洞抓了过来。

虽然有点可惜,不过在这里也能看见王杰希,真好。

“吃吧,你最喜欢的品牌。”肖时钦一本正经地物归原主。

王杰希愣了愣,伸手僵硬地接过糖盒,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他伸手的一瞬间,肖时钦震惊地捂住了嘴巴,没有惊叫出声。

——那是怎样的一只手啊,一道又一道经年陈旧的刀痕遍布手心,密密麻麻,伤无可伤。

每一道刀口都极深,贯穿整个手心的那一条极为醒目,似乎要将整个手心切断!

王杰希飞快地收回手将糖盒收到口袋里,回避了他探究的视线,手揣风衣兜里,背过身去,身姿挺拔,竟是下意识站了军姿。

他又变得冷冰冰的了,刚才那一抹笑容带来的暖意,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从升降机下到到王杰希卧室的一路上,肖时钦心乱如麻。几次想问,又住了嘴。

惯于我行我素的王杰希,大抵也是要么不和他解释,要么和以前一样,找个借口就把话题移开。

他想着王杰希手上的触目惊心的伤口,想战后的废墟,想图册上人们与至亲相残的图片。想着想着就要掉眼泪。于是他抬头看着天花板,想,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自己引发的。

一种极度想说抱歉,但不知道怎么表达的心情。

跟谁说呢,又有什么立场这样说呢……肖时钦,你就是个疯子。

王杰希走进来,肖时钦连忙别过头,将头深深地埋在枕头里。

王杰希过来坐在床沿,动作很轻地替他理了理被子。

“有你的味道。”肖时钦抱着决明子枕蹭了蹭,突然说。

王杰希摸摸少年柔软的头发,说:“很久没有晒过了,等太阳出来了就拿出去晒晒。”

说着他又自嘲的笑了笑——地下王国里,怎么看得到太阳呢?

“你等下。我出去给你拿个新的枕头。”

肖时钦怔了下,又想说不用换,又担心王杰希看见自己脸上的泪痕,这么一犹豫间,王杰希已经走开了。

等他终于整理好,又戴上眼镜,才发现王杰希正在把桌前仔细看着什么。见他起来,快速地关上抽屉。

“你再休息会,我出去给你找一个新枕头。”王杰希声音闷闷地,似乎是感冒了,肖时钦看过去,但因为是背光,看不清他的表情。

“哦……好。”肖时钦话音刚落,王杰希已经穿上走了出去,留下老式木栓门咔哒的一声锁响。

好像一分钟都不想继续留下去。

肖时钦推推眼镜表示理解,毕竟自己在他眼里真的就是罪魁祸首,又忍不住埋怨20年后的自己,他简直能够猜到,干出这么大的事之前一定是和王杰希闹翻了没和好。

王杰希他,崇尚复古的而自然的生活态度,最讨厌的就是他喜欢的机械了。

肖时钦走到王杰希刚站立过的地方,习惯性地拉开了刚王杰希关上的抽屉。

抽屉并没有锁,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十八盒一模一样的,拆了封的柠檬糖。

——————------
我是肖时钦内裤的分界线

王杰希出门后,并没有往军需处去拿枕头,而是径直走向升降电梯,向下按了好几层。

到达最后一层时,无数的仪表疯狂的转动,指示灯全亮,迎接着这一年一次准时到达的客人。

身穿黑色纱裙的女人走上前来,对他笑了笑,王杰希点头致意。

不需要言语,这里安静地如同一潭久远的深潭。

但女人还是开了口:“组长他……这是他推算的最后一年”

“我知道。”王杰希说,但语气丝毫没有解脱的快感。他看着那个女人,女人也悲哀地回望着他,眼睛大而澄澈,渐渐与从前那个跟在他们身后蹦蹦跳跳喊着肖组长的少女重合在一起。

王杰希走到殿堂的正中央,看见了那中间困住的人,精密的仪器穿透他的大脑,成百上千带刺的线路的从他身体里穿过,在他的骨髓汇集。旁边的生命检测仪的信号已然微弱,但却仍固执地昭告着他还活着这一事实、

那个人还很年轻,苍白的面容,眼睑紧阖。他以献祭的姿态在这里,仿佛才睡去,又仿佛已然死去千万年。

天才的机械师并没有郁郁而亡,他选择了以己之身,去赎罪。

中央数据库断电后还在继续安全模式运行,只有人将自己的大脑强行转换为算法,去与中央处理器强行对抗。

不知道能对抗多久,有时一个月,有时一年,一旦离去,便会有新的自己,崭新的大脑,健康的身体,从各个时空里,源源不断的补上。

王杰希摸摸口袋,那里是空的,曾经多少次他带着锋利的军刀来到这殿堂,看见好友受此磨难,都克制不住想上去结束他的生命,让他好过一点,只是那戴着黑纱守灵守望女人阻止他。说:“肖组长,他是自愿的。”

他是自愿的,他们都是。

肖时钦,你怎么对自己这么狠!

“雷霆已经消失了,不能再让组长的心血,前功尽弃。”

“这是最后一年了。”女人说,回过头来,似乎想拼命挤出一个笑容来。

别哭了,妆花了,组长也会不高兴的。王杰希想说,但他的双臂似乎有千斤重,此刻完全抬不起来。

那个人在就好了,是他的话…王杰希默默的想。
他是那样温柔的人。

_________________

 

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逻辑混乱,时间线理不通顺。作者文科生…有错误的地方务必指正!

 百日全职贵乱DAY3

emmmmm^

 

【王肖】瘾(一)

薛定谔定理——如果一个人叫你滚,但是其实你想过去抱抱他,那么实际你就处在又抱又滚的状态中。

这个赛季结束后,肖时钦烟瘾开始加重。

开始只是可有可无的,偶尔老友聚会上礼貌地接上一两根,同友人凑街角站一圈吞云吐雾,颇有秘密集会的意思。

后来入职业联赛,向业界某位大佬致敬,赛后一人坐在空旷的看台慢慢点上火,看着火星在手指间明灭,最后化为灰烬。万般甘苦埋在心里,期冀自己未来也能站到那样的巅峰。

某日联赛结束,准备找个隐蔽的地方抽根烟,不料遇见王杰希。豪门战队队长,惊艳绝伦的魔术师。在成功夺下二连冠后,却避开了欢呼的人群,一个人待在走廊里。

肖时钦本欲秉着先来后到的原则转身离开,心里微微迟疑了一下,他回头,见那人颀长的身形倚靠在墙上,微微低着头。

不知道为什么,显得特别孤独。

肖时钦顿了顿,抬脚走了过去。

他没有说恭喜,也不问多余的话,只打了个招呼,掏出烟盒递给对方一支,熟稔地为他点了火。

王杰希接过烟时对他笑了笑.那种寂寥的气息一瞬间被冲淡了不少。

他笑起来实在很好看——嘴角微微挑起,乍看上去显得冷淡,可若长久地凝视下去,便会发现那双眼睛里包含着真挚的暖意。

那天肖时钦就是透过缭绕的烟雾望过去,感到惊艳至此,一瞬间内心的小鼓骤然停跳了一拍,激起经年不曾忘怀的怦然心动。

再后来二人正式交往,肖时钦抽烟的次数变多了,跟王杰希几乎是保持着同节奏。他喜欢看王杰希抽烟的姿势,神态,偶尔回头跟人说话时唇边微微的弧度——肖时钦安静地看着他,周遭一切仿佛也成了黑白默片,声响全无,只有那人,绚丽无比。

当几年后的金拱门都是楷皇的头像时,肖时钦有时会想,联盟放弃培养王杰希选择周泽楷也不是明智的抉择。王杰希他——多好看啊。什么,你说大小眼?你四不四傻,可以只拍侧面啊,大眼温婉,小眼聪慧。

只是本该是生活甘甜的调味品的存在,有一天也变成苦涩的毒药。习惯如缠绕在脖颈的发缕,稍用力过度便穿透皮肉,割裂骨血。

不知道那一天开始,肖时钦的烟瘾加重。

严重的时候一天两包。肖时钦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他想要一根一根抽下去,把所有的戾气吞入腹中,再重新释放时仿佛能获得新生。

可能面临解散的雷霆,连夜修改的招标书,如狼似虎的收购团……每一件事,都沉甸甸的压在他心头,以及,今天早上做的梦——

在一起很久了吧,还是会担心,王杰希离开自己的事。甚至追根溯源到,质疑对方和自己在一起的理由。

世间的事,过度便是毒,稍一抓紧,便感到疼痛。这么多年来,痛没有减轻过。

肖时钦拆开新的一包烟,拿出一根烟仔细地端详着,然后漫不经心地玩着打火机的开关。

“够了。”身后传来冷冷的声音。

火苗摇晃了几下,唰的一下熄灭。

肖时钦回过头,看见王杰希在身后,安静地看着他。

永远的,该死的,冷淡的表情。

“就这一根。”肖时钦熟视无睹,重新揿动打火机,就要再次点燃火。

王杰希大步走上前,直接从他手里争夺过烟和打火机,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去。

他看了肖时钦一眼,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将散落一地的烟头清理干净,折去厨房倒掉垃圾。又拿起肖时钦才拆封的烟盒饶有兴趣地研究了下。做完这一切,他才直起身,将手重新插进兜里,直视着肖时钦。

肖时钦明白,算账的时间到了。

“肖时钦,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肖时钦记起上一次由烟引发的激烈争吵,摇头否认。王杰希叹口气,走过去抱住他,感觉到恋人的身体比从前更瘦削,

他小心翼翼地措辞,又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头发,说:“那你是为什么生气?”

 

——-

小破车在下张图片里……再屏蔽我就……我就哭了QAQ

【王肖】保护我方机械师(上)

脑补世邀赛期间……

新年好啊大家

来到苏黎世之前,肖时钦仔细用A4纸罗列出了种种可能需要应对的情况,如旅行注意事项,天气状况对露天游戏战台的影响,国内外领队风格差别,和其他战术大师产生意见分歧时应该怎么做等,并按照星级给这些问题标识了不同的难度。

而现在,毫无疑问他面对的是一个五星级的难题。

在和英国队一局打成平手,两支队伍在台下假惺惺,啊不,充满有爱的握手合照时,对方的一名队员单手揽着一大捧玫瑰花,拨开人群走到了他面前。

肖时钦礼貌地朝他笑了下,下意识往旁让了几步。

Kenny,来自英国队,暂时不知底细,网上可以查到的只有寥寥数语,四年连跳三家俱乐部,狂剑士,风格强悍。

强悍一词肖时钦今天在场上才深有体会,这货大概最擅长的就是逮着人揍,揍到死为止,再换下一个继续。

很悲催的,今天肖时钦被他盯上了,幸运的是,肖时钦没给他盯死,反而凭着精巧的布置将他引入了己方设定好的圈套中。这才破了对面的攻击线,险险地拉回一场平局。

“肖”

英俊男人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肖时钦一愣,第一反应是伸手推眼镜,还没举起的手被强行塞入一捧炽热的玫瑰花。

“肖,”男人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深情款款地看着他,用并不流利的中文说:“如果比赛结束,你愿意跟我喝一杯吗?”

大概是狂剑士悍然而凌厉的姿态与此刻男人彬彬有礼的态度反差实在太大,肖时钦一时惊讶,没有将花推回去。

事情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不对的。

二十分钟后,中国队战术会议室,坐满了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八卦人士的眼睛永远是雪亮的。

以肖时钦的涵养,做不出丢掉玫瑰当面打脸这种事,于是那一大捧玫瑰花就被摆在圆桌的中间,深沉而热烈的红,朗朗地昭示着肖时钦与对面领队不可告人的奸情。

肖时钦低着头假装在和王杰希一起研究上盘比赛的录像,听着周围议论纷纷——

苏沐橙:“那个Kenny有点帅,和小事情倒是挺配。”

王杰希看了眼肖时钦,对方正躬着身子站在自己身侧,苍蓝色的衬衣紧紧地收进牛仔裤里,显得身量笔挺。

他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肖时钦站谁旁都挺配。

“天作之合。”

“应该祝福。”众人纷纷附和。

“万一这是对面的战术呢?”有人提出异议。

“先攻破肖时钦,然后击败中国队。”

“实力挖墙脚。”

“动摇军心。”单身狗们对于被强塞的狗粮忿忿不平。

“极有可能。”一直默默看复盘的喻文州发了话。“Kenny到最后一直截肖时钦的退路,不像是被困住了的恼羞成怒,更像是好奇的试探肖时钦的底线何在。”

“但肖时钦并非这个圈套的核心。Kenny放弃了回援逃生去堵死一条无关的路,整场看下来其实并没有发挥什么有效的作用。”喻文州微微抬眼,看向专注听着的大家,继续说道:“也许真的是在之前对肖时钦一见钟情了也说不定。”

喻文州!你要搞我,你现在要搞我?就为了报昨晚半夜斗地主我坑黄少天出去买饮料的仇是吧?肖时钦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只能这样解释了。”张新杰推推眼镜,一锤定音。他倒过去看了几遍,也不知道那个狂剑面对机械师,在千钧一发之时突然顿住是什么意思,如果没有那个短暂的停顿,也不至于被黄少天在原地砍死。

从操作上来看,应该是那个男人在一瞬间走了神。

肖时钦叹了口气。想,原来最靠谱的不是张新杰,而是王杰希,社会我王哥,人好话不多——但当他的眼睛慢慢从张新杰身上移到自己的好室友王杰希电脑上时,他呆住了。

王杰希正在浏览的新闻页面,是一张现场照,视角显然来自Kenny的身后,男人黑色的风衣领遮挡了大部分镜头,剩下玫瑰花的一角与自己无措的脸。

——因为隔得太近,所以看起来好像在拥抱一样。

震惊!国家队选手在打比赛的第一天,竟然和对手做这种事情!

肖时钦:“……”

还有室友爱不?

一直没说话的叶修看着这一幕,手腕微转熄掉手中的烟。似笑非笑地说:“赢者通吃,好东西不下手,被别人抢先了只能在一旁哭呗。不管怎么说,下一场还是要尽力。”

王杰希听了,微微地直起身,关掉界面,若有所思。

喻文州所说的“之前”,是在同英国队开打之前主办方所进行的一场宣传表演。

因受地域因素影响,英国荣耀玩家对机械师与魔法师的热衷者居多,这两类的玩家已隐隐形成对立的阵营,国家队在准备对战英国队的资料过程中,就发现不少团队都是这样的双核。

英国主办方为中国队准备出场仪式的同时,贴心地为王杰希和肖时钦准备了一套全定制的游戏服装。

事实证明,不管哪里的市场营销者都有毒辣的眼睛,中国队魔法师与机械师的海报一张贴出去便引起火爆,以致于在宣传展会开始前二人便拥有了不少外国迷妹。

海报上王杰希微侧着身体坐在华丽的高椅上,机械师脚穿高高绑起的牛革靴,背后细细系好的带子突出身形的笔直修长,手搭在魔术师的肩膀上,眺望远方。

大概是这张图的意境实在很好,王杰希一度将它设为手机屏幕,被隔壁唐昊看见耻笑他自恋后也不换。

其实肖时钦也这样觉得,但是他从来不说,就当没看见过。

Kenny就是那天在展会上遇见的。

着整洁风衣的绅士,肖时钦在电梯里遇见,帮他多摁了几秒门等待。对方连道谢都没有说,只一直若有若无地打量他,肖时钦回头看过去那人便急忙移开视线。

大概是着装太奇异了。肖时钦想,稍稍有点脸红,他已过了特立独行且引以为豪的年纪。要不是主办方坚持,他根本就不会来,跟队友们去广场上悠闲的散步了。

不过溜号这种事情,肖时钦也就想想,做不出来的。

慢慢上行的电梯里,Kenny看见那人手提工具箱,逆反潮流的一身棕色配色,每一处搭配都复古而精致。一眼看过去仿佛时光倒流数百年,回到那个蒸汽熏蒸在钢铁之国的年代。

第二天一早,王杰希就被床头架上的手机振醒,他看了一眼旁边床上安静睡着的肖时钦,轻手轻脚地拿起电话走到阳台。

还好记得调振动,他想。

一接通,黄少天的声音急不可耐地传了过来:啊啊啊王杰希,肖时钦怎么回事啊,引了一大堆人,我们在这里都挤的没法出去!”

“他还在睡,怎么了?”王杰希温声说。

……

事情的大概就是昨天的新闻照片发酵,引来一波媒体在门口蹲点采访,又有人拍到Kenny的座驾停在不远的街道,这样住在附近的迷妹们也跟过来,中国队下榻的酒店已经被层层包围。

情况紧急,叶修在群里发了一级戒备,所有人走侧门进出,肖时钦不得外出。

正是第二轮比赛的备战期,不能因这种事乱了军心。

实在不行牺牲肖时钦,少一人上场,促成一段跨国良缘,想必也是极好的。钮祜禄云秀沉痛地说。

宁拆一座庙,不毁一场婚。王杰希听着,内心非常冷静。

刚挂完电话,身后便传来响动,王杰希回头,看见肖时钦揉着眼睛推开门。

“那个……我有个事情想跟你说……”

“你答应和Kenny在一起了?”

王杰希脱口而出,终于没忍住。

肖时钦愣了下,点点头。

“哦。”王杰希与他擦肩而过,将手机放回床头。面无表情地穿衣洗漱。肖时钦站在一旁,自我反省,感觉自己是不是哪里把王杰希得罪了。

突然这么冷漠——不应该啊,王杰希他……他不是很八卦吗?

正当王杰希面无表情地伸手掏房卡准备出门时,一旁不知为什么略有愧疚的肖时钦还是开了口。

“那个,我刚才开玩笑的,你不要介意,其实我想说的是,我的房卡找不到了,刚有人敲门……”

“哪句?”王杰希问,他回头凝视着肖时钦,目光幽怨。

“啊?”肖时钦没有反应过来。

“哪句是玩笑话?”王杰希重复了一遍。
“就是……说我答应Kenny那件事……”肖时钦有点不好意思,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听见王杰希那样问,突然就回了个恩。

“没事。”王杰希顿了顿,说。于是肖时钦松了口气。王杰希这人,其实有时,真的很难看透他在想什么,本人和赛场上的魔术师一样难以揣度。

幸亏是队友。

王杰希则想,幸亏刚才遮掩的好,没有被看出来。真是,差一点就以为是真的了。

他这样想着,一边用房卡贴开了门。

“叮——”

“Suprise!”一管彩带礼炮打在他脸上。

蹲守在门口的Kenny笑靥如花,王杰希眉头明显的攒起。

王杰希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本来就有轻微的起床气,还被这样当面弄一脸彩带。接受了Kenny的道歉后没有当面发作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只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看打开了电视看。

肖时钦是个成年人了,而且做事从不出错。这是很高的评价,王杰希不喜欢给太高的评价,这样容易出问题,可是在他印象里,肖时钦就是个做事稳重,很少出错的人。

可是,这在门外拉拉扯扯,是怎么回事?

还夹杂着肖时钦的说话声——

“不用了……真的不需要,……额,谢谢你……”

王杰希实在坐不下去了,起身关掉电视,双手插风衣兜里走了出去。

“我说,他已经有男朋友了,你不要再来了。”

王杰希沉着脸,但语气还是不紧不慢的,严肃的说。

Kenny:“……”

肖时钦:“……”

肖时钦:“……啊?”

Kenny皱起他俊朗的眉目,硬生生地摆出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就要过来拉住肖时钦的手臂,一边还喊道:“肖……”

王杰希侧过身体,不着痕迹地挡开了他的手臂。

然后,借着门拦的阴影,低下头去,亲在了肖时钦额头上。

————--

百日全职贵乱 DAY1

再存个几个脑洞?王肖

(我也不知道写不写 手撕纸)

千棱镜。
魔术师和友人肖误打误撞被困进一面镜子。镜子里有无数的幻境,只有达成默契的一瞬间才能打破镜子,逃出生天。
达成默契,很容易啊,王杰希想,他眉毛一动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肖时钦:王杰希脑回路清奇,默契什么的,不存在的。

1874
隔了一百年的恋人。他还在拼命向前奔跑,他早已看到结局。

守灵者
三十年的走马风尘,喧嚣人世,早将他锤炼的血肉模糊,面目全非。而埋葬在时光里的青年永远不会老去了,他来人间本不是拖着枷锁前行,而是要展翅飞翔。
肖时钦,我们私奔吧。十七岁的少年声音沉稳,目光温柔。而最后看他的一眼,却分明悲哀的写着情深不寿。
消失在海里的那个人,曾是我最想要的东西。
有生之年曾得君心,实在幸莫大焉。

他和他的狗和他和他的猫
猫狗线看王肖

暗火
吸血鬼与猎人的设定。
一辈子兢兢业业服从组织五讲四美的猎人文员肖,直面终极大boss.
有钱的贵族,崇尚等级与秩序,独来独往,是彻底的个人主义者。
肖时钦飞快叼着笔盖在纸上写。
忽然觉得旁边多了个阴影。
嗯?

为何初见讲再见
PTSD综合症,创伤后应激障碍。
包括噩梦,性格大变,情感禁欲或疏离感,逃避引发创伤回忆的事物。
肖时钦总是梦见自己一醒来,旁边有人看着自己。

开关
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他自己才知道的开关。
部队空降一个战略师,话说是战场真正的操盘者。
手下的人纷纷不服,要去给战略师一个下马威。
王大参谋者虽然知道手下在预谋什么,但却放任没管。
直到那天他看见那人在夕阳中的背影,堪称惊鸿一瞥。
腰身很好看。他在心里默默的打分。
王参谋,你还记得,十年前国际武装比赛中,吻了你的那个少年吗?






存个脑洞~

检察官王x警探肖

凭我的尿性…估计会写成普法栏目剧…

有时间写成轻松风。?

王检察官:肖警探的这次过错,并不是规章制度上存在着某些漏洞,而是我们有些同志缺乏起码的警惕性,或思想上存在着某种不严肃性。

比如,此案中几个检察官就因为拉了拉肖警探的小手,就轻易放行没有通行证的警探,而不慎遗失重要证据。

我们政府部门的同志一定要克服不正思想,提高警惕之心,严格按照规定办事,共同保证国家的共有财产不受损失。

在审查此案中,肖警探对于自己的过错,尚能及时弥补,有改过之心。

请法庭根据肖警探擅自行事的事实,性质,对案件侦查的干扰度以及考虑肖警探提供的证据等依法交给我处理(啊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