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韩叶】余生知秋 1


毕城…韩文清看着这个文书上的地点,皱了皱眉。

皇后娘娘的意思是,送给当今太子殿下的成人贺礼由其毕城娘家准备,希望韩统领能亲自去一趟确认无误,清点装箱并送往宫内,以便太子登基的顺利举行。

确认无误?万一有误呢?正二品统领负责王城巡视,业绩为主,不要插手这些后宫事务。副官张新杰清了清喉咙,刚准备开口,便看他家统领手一挥:即日出发。

韩统领做事,说一不二。张新杰点点头,下去清点随行人数。

副官带上门走远,韩文清却不知在想什么,久久没动,他凝视着那个文书,半晌捏了捏拳。

他的右手虎牙处,有个经年未消的伤痕,仔细一看,像小小的一圈牙印。

十年前,毕城叶家。

韩文清生就一双剑眉利目,年纪尚小,却已经有了韩老将军不怒自威的气势,惹的叶老爷赞不绝口,虎父无犬子。

他面前,是一个稍小两岁的孩子,眉目稚嫩,却满脸倔强:我才不去,游行哪里都可以游,为什么非要去一个山庄关着。

韩文清不说话,冷冷的看着他。孩子似乎被目光吓到,一愣。

静默半晌,那小孩子一偏头:你看他长那样,说不定就会把我扔河里扔哪里喂狗了。

长相?喂狗?

小孩眼里一道精光,瘪了嘴就要哭。

小小年纪,倒是个大麻烦。韩文清眉峰锁的更紧了,要不是大人在场,他真想给这小破孩子一个教训。

叶父无奈,把叶修拖过来,把稚嫩的小手塞到他手里:叶修以后就麻烦韩少爷看管了。

韩文清点点头,哪知下一刻,叶修扒上他的手。张嘴就咬。

好疼!韩文清差点没把小孩甩出去,定了定神,忍着疼,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让他咬。

没有得到预料的反应,叶修张张嘴,以为自己牙齿出了问题,准备加深这个齿印时韩文清单手把他提了起来。

你属狗的??

韩文清真的要生气了,一大早被拖到叶家接什么叶小公子,小孩子烦的很话特别多就算了,没想到还是个刺头。又不是我逼你去的,你对你爹撒气啊,我还想回去怼我爹呢。

但韩文清毕竟在外话不多,再生气所表现出来也只是脸色更黑一层,眼色更冷一点。

但这些对叶修完全不起任何作用。

叶修见来硬的不行,就退而求全,捍卫底线:沐秋也要去!

去哪都要带着苏沐秋…

叶老爷看的神伤,刚习惯性的准备点头,眼见儿子还被韩少拎着在半空中扑腾,便眼神征询韩少的意见。

苏沐秋,随从吗,韩文清没在意,点点头,开口到:第一条。

你把我放下来!叶修抱着他的手,又要咬。

第二条。韩文清道,用手托着他的屁股把他放在地上。

叶大少爷不明所以,没想到他这么好商量。一放到地上就欢脱的爬起来,那…沐橙也要去!

没问题。韩文清很好脾气的点头,说,第三条。

叶修摸摸脑袋,不无勉强的说,那…也行吧,那就去好了。说着嘿嘿一笑。

叶老爷见他们有所缓和,老怀甚慰,转身去张罗午宴。

文清,以后,叶修就拜托你了。

以后?韩文清皱皱眉,还没来的及问,就被旁边伸出来的一条腿绊了一下。

叶修斜睨了他一眼,白净秀气的脸上满是与年纪不符的趾高气扬,假装无事般的收回腿,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就要往外走。

你给我过来,韩文清揪着他的领口把他扯回来。右手虎口被咬的地方还在渗血。

你干什么啊!放手!还有我告诉你不要学你爹说话…我告诉你爹去啊!

韩文清冷笑了一声。

出门前。爹娘交代我,见着小少爷,需忍他三分,你提了三个条件,就当我忍完了这三分,既然你爹将你交给我,以后,要干什么,得听我的。

韩文清从来没有一口气说完这么长的话,说完又皱起了眉头。

招招手,身边将军府带来的侍卫立刻上前。

少爷?

韩文清把叶修领口放开,一眼都不想在看他的样子:关起来。

关到哪里?

叶修还来不及说话就被侍卫一左一右扣住了。

关到柴房似乎不太好…韩少似乎捏着叶修的下巴让他对着自己,叶修龇牙咧嘴

关到我房间里去。

啊啊啊韩文清你有没有搞错!这是我家!你们放开我!

隔很远还听到叶修的叫嚣声,韩文清觉得头疼。

真是麻烦。

这是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叶修所留下的深刻印象。无法预料是往后的事,叶修不断刷新着他对“麻烦”一词的认知,这人好像不捣乱就浑身不舒服。却偏偏生就一副桃花面相。招惹更多更麻烦的人在身边。

轻薄桃花水逐流。

在嘉世山庄的一年,韩文清的眉头从没舒展过。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