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韩叶】余生知秋7


嘉世山庄被几座峻山环抱,走过一线溪谷,巨大的湖面满是交叠错综的白玉走廊,通往尽头的湖心亭。

湖心亭夏有锦鲤冬赏雪,视野宽阔,不受外人打扰,是嘉世庄主待客会谈的极佳场地。

韩文清有晨练的习惯,今日和庄主有约,于是晨练搁置,早早到了湖心亭。

映入眼帘的湖水平静如镜,韩文清出神地看了会,拍栏杆借力,飞身踩上水面。

水下的暗桩还在,如果没记错的话……

震,离,坎,兑……韩文清依次踩过去,身形矫健如鹰。

涂了张新杰送来的膏药,腰伤好了很多,对行动没有多大障碍了。回去得不经意的给他升个职什么的。韩文清对他副官的满意程度再次上升。

突然,他敏锐的看着湖面上的一点,没有动作了。

一根颤巍巍的稻草,周围有细小的波纹一圈一圈扩散开来。

韩文清手心翻转,一颗小石子打了出去。正正打在稻草下寸许。

水面暴起水花,里面骤然翻起一个人,一边费力的抹干脸上的水。韩文清做好了防御姿态,慢慢的又放了下去。

看衣饰,是嘉世接受训练的学生。

那人却不说话,一瞬间立刻从袖中翻出忍刀。

忍系功法!

韩文清迅疾的退开几步,慢慢思量,同忍系刺客在水面上干起来,他不占上风,但也不是没有胜风,然而对方是嘉世的学生……不管了,打!那人的刀瞬间逼至眼前,激起了韩文清的血气。

他一个鹰飞将那人横空扫倒在水下,正准备使出擒拿

住手!

旁边传来似曾相识的声音,接着一个人破水而出,一个,两个,三个……

韩文清慢慢转头,他可以听见自己关节发出咯咯的声音。

这么多人在此埋伏,他居然完全没有察觉?

最后上来的是叶修,叶修也有点心塞,一大早把一众新生蒙骗到,阿不,是带领到湖边踹下去进行水下训练,好死不死的撞上了韩文清,今天的训练看起来是要中断了。

不过这样也好,拿韩文清检阅了新生的水平,让他们领略到这世界的残酷。

韩文清感觉自己完全被无视了,那人背对着他,让新兵蛋子们摆一排,开始训话。

“这才坚持了半刻有没有啊,这可不是什么无聊的课程,包子你在干什么,把那个鱼放了。”

“还有莫凡,你居然是第一个被捞起来的,瞪我干什么,感觉自己很牛吗。”

“方锐大大翻什么白眼,你以为自己就没错误了吗。”

方锐真是无奈,自己又哪里做错了,谁能想到跟着家伙一起训新生自己也被踹下去?

韩统领火气又要上飙了,被无视是小事,他有极为正当的理由去审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却居然找不到机会开口。

偏偏这个家伙一点自觉都没有!正常人不都是看见自己就自觉服从自己的意愿了吗!

韩文清吸口气压下心头的烦躁感,他很想问,文书去哪里了,你要那个到底要做什么,背后是否有主使,是否会对运往皇宫的货物进一步动作。

话语万千,脱口而出的确是:你的衣服呢?

叶修半裸着上身,头发带着湿润的水汽,只以银质面具覆脸,不知为何韩文清仍能看清他仿佛被水汽蒸过的眼睛,分外扎眼。

就算是教练,在一众人面前衣衫不整,不,是根本不穿,太没规矩,成何体统!韩文清愤愤的想。

算了算了, 都退了吧,只当韩文清在挑刺,叶修看了他一眼,挥散了众人。

等会再战啊,我穿好衣服。叶修嘀咕道,一边脑子飞速运转着千百种说服韩文清跟自己接下来一起共事的理由。

他的身材修长,不知道是不是清晨的阳光与水影浮动下,显得肩膀明润白净。

韩文清看了会,默默转开了脸。

似乎看出他没有动手的意思,叶修往他那里蹭过去,哥俩好的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

来,韩统领坐坐坐。

韩文清没有动,站着等着他说重点。叶修毫不在意,继续往下说。

韩统领,韩兄。昨天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得知了,这件事情,嘉世山庄肯定有责任要担,治其看管不力,玩忽职守,听说箱子完好,没有什么丢失,这才是不幸中的万幸。

叶修紧握着他的手,对嘉世监管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听说韩统领腰受伤了,我拿了瓶伤药放在了韩统领桌上,应该有看到吧,不过,腰部的问题,应该是平时缺乏锻炼,灵活度不够,就算没在嘉世出事,以后做别的,随便搬点东西什么,也…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