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王杰希x肖时钦】碑上鸟 1

碑上鸟 1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
既相逢不妨挑灯照山河


1931年12月,回国不久,便打破家训。

肖时钦的日记本用了很多年,长期在工具箱里颠沛流离沾满了油迹,乍一看上去破破烂烂。他并不是每天都会记,零零散散,存着些不为外人道的念头。

遇到一个军官,性格十分冷静,行事却莫名其妙。

肖时钦想了想,又在后面添上一个圆圆的小句号,仿佛对某种定论加以确认。

理科生的通病。

夜已静谧,桌上的油灯光芒如豆,看久了便觉得飘忽。肖时钦百无聊赖地把玩着一个小扳手,白天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

乱世中生存如履薄冰,肖时钦赶上政府人才计划的末班车,在日本待了七年学习,回来时发现祖国的天变了样。掂量了形势后决定拒绝政府的公职,找了两份零工,白天在扶轮小学打杂,晚上来下关村站做后勤,有时也管管站台。他人机灵,不管与日本人还是自己人打交道,坚决不谈国事,倒也混的一份平安。

但今天却是出了事。

下关村站台抢修,能用的人手都去看了,去还是研究不出所以然来,自诩在国外取得机械辅修满分的肖时钦被紧急召到车站。

肖时钦里里外外鼓捣,仔细看了很久后隐约察觉到故障所在,他当时跟风选了主流医学,没事便研究机动与设备。没想到有一天竟成了谋生的手段。

因地制宜的人生,一路随波逐流。拿着镀金的学历,他对自己倒是从来没有很高的定位。

好了!接上最后一根线路,肖时钦朗身道。从车厢底下探出半个身体来,周围一片欢呼。

脑袋上全是汗,顺手一抹,脸瞬间花了——刚蹭到一身机油。

看着到处斑点的白衬衣,肖时钦暗道可惜,学校的事情还没处理完,转念一想又释然,小朋友想必早就习惯了一身机油,背着大工具包的自己。

脸还是要弄干净的。笑着和同事们告别后,肖时钦哼着小曲往洗手间走去。
结果还没到洗手间,他忽然觉得今天不会那么风平浪静了。

——是血的味道。

浓重的,挥之不散的血腥味,仿佛生命最后的垂死与挣扎。

肖时钦不哼歌了。

迟疑着按着原有的路线往前走。父亲的教导始终铭记在心,乱世惟求自保。

不要看,不要管……不要看……

冷冷的水拍打在脸上,给他一点清醒,终于抵不过内心道义的谴责,没想更多,肖时拔腿向里间奔去。

一把撞开隔间,是一个明显受了枪伤的男人,伤在腹部,血散了遍地,面色苍白,紧闭着双眼。右手紧紧攥着枪,昏迷了尚不忘了自卫。

还来的及吗,肖时钦压下心里的恐慌,撕下还算干净的里衣,包扎,按压,即使素不相识,但生命绝不能以这样绝望的方式流逝。

取出子弹,简单的火烧灼消毒,紧紧的包扎。肖时钦拼命回忆自己曾学习的知识,一边紧张的观察那人越来越虚弱的脉搏。

不行……需要血液,需要新鲜的针管。肖时钦放下工作包,就打算站起来,手却被一个微弱的力量的所带住。

醒了!那人的眼睛缓缓抬开,因没有什么力气,只能用尚算的上微笑的目光看着他,轻轻地说了句什么。

日本人?

肖时钦还来不及惊讶,那人便以最后的力气骤然抬起手腕,早已上好膛的枪一声脆响,向他发出了致命的一击!

一切发生在千钧一发之刻,肖时钦震惊的睁大了双眼,枪声很快,但一发更快的子弹直直逆着其轨迹直直打入了那人的脑门!

血色四溅,肖时钦全部的神志仿佛被一发子弹打散,一瞬间大脑空白。

肖时钦,肖时钦?

感觉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僵硬的回过头去。

身后数十人,无不举着枪看着他,神色警备。看制服,是调查局的人。

肖时钦一个激灵,发现自己尚存人世,略微回过神来。

拍他肩膀那个人似乎是领队,身着墨绿长款大衣,在一众人当中很好辨认。此刻正以一种探究的眼光看着他。制止了身后人要扣押他的行动。问道:

你是日方的人?

肖时钦摇头。

为什么在这里。

洗脸,肖时钦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领队好像斟酌了一下他说话的可信性,挑了挑眉,

他最后跟你说什么,那人又问。

他说……肖时钦怔了下,不太确定的说,谢谢?

那人也怔了下,半晌抿嘴笑了。

那你跟他是一伙的吗。

不是,我只是看他……肖时钦还没解释完,那人便挥挥手说,算了,你先走吧。

肖时钦一怔,调查局处事风格他是知道的,宁杀一千,不放过一个。他本已经做好被军统就此带过去关小黑屋的准备。

就连那人的属下也感觉不妥,轻声质疑,王杰希笑着说了句什么,又回头看他,还不走吗,我们接下来做清洁场面可不是那么好看的。

肖时钦回头看,几个人正把地上的尸体装进裹尸袋,他迟疑了一下,往门外走去。门口本来站着几个人,默默的为他让开了道。

那人向他点了下头,像是致意又像是安慰。火石电闪之间,肖时钦想到了什么,一个他本来应该惊讶的事情。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王杰希沉思了一下,抬头笑笑,肖时钦发现他的眼睛长得很特别,眼形狭长,一单一双。

军统一向招揽优秀人才,尤其是在当下特殊的时期,肖时钦,这个名字早已在我们的观察名单上。

但让我们最惊讶的是,拿着公款出国交流这么多年,回国居然没有做帮助国家的事。我们曾一度以为你思想上已经叛国。

没有帮助过国家?他还在小学义务教育呢,还在勤勤恳恳修铁路不算吗。

肖时钦很想这么说。

他说不出口,以叶障目,求的一日安稳便是一日,苟延存活,不回报政府对他的栽培。这确实是他一直以来在做的,忘恩负义的事。

我是王杰希,国民党中央调查部南京分部长,今天的事验证了我一直以来的猜测,对此诚挚地邀请你加入我们。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