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王杰希x肖时钦】碑上鸟 5

碑上鸟 5

天空多灰,我们亦放亮。

肖时钦礼貌的对他笑笑:肖时钦。

刘小别收好剑,略微点头,算是致意。

把大家都叫过来,紧急会议。王杰希刚进来,只将大衣取下,随手挂在一旁。

高英杰和刘小别听到命令,立正敬礼,一句话都不说,就上楼梯叫人去。

肖时钦凝目看他,王杰希负手而立,似乎在思考什么。军人的表情淡然,但身姿笔挺,微微透出居上位者的威压。

在小孩子面前流露出自然的亲切与温柔,回到家反而变得这么严肃。肖时钦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这就是政府高官吗,运筹在心,千变万化。肖时钦心想。

还想着,王杰希早已把他的行李提起来,往最高楼走去。肖时钦忙稳好肩上的工具包,亦步亦趋的跟上。

我让管家在我房间里开了个隔间,以后你就住那里。

啊?

肖时钦一向善于掩饰心情,自诩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他还是没压住此时的吃惊。

王杰希恩了一声,说,方便办事。便没有再多交代什么。肖时钦调整表情,继续跟上,

脑子又停不住,千百种念头转来转去。

调查部部长家占地面积极大,就算家里住满下属,也不可能没有空房。

就算没有空房间,客人和主人住一起不符合基本的待客之道。既然王杰希把他当做新招来的下属,也应该随便给他指定一个人一起住,而不是直接把自己的行李往他房间里带。

所以他家到底住了多少人?

还有他说的办事,办什么事?指的是哪方面的公务?文书工作还是让他继续在铁路局收集情报?

还是说王杰希根本没有信任他,其实表面上和他共处一室,其实是迟来的审讯,确认他跟那个日本人是否真的没有关系?

肖时钦一瞬间推出种种可能性,他思维本就缜密,只是未尝从商从政没有机会施展,真正攻心计时,肖时钦少遇对手,不然也不能在铁路局复杂的势力中活的完完好好。

然而……这个王长官,真的是有点难以看透。

肖时钦接着王杰希递给自己几把钥匙,不知是继续在漫长的揣度中继续转下去,还是表达感谢。

但很快他就知道了,王杰希这样做的用意。

……以及他家里有多少人。

刚才打过照面的刘小别,高英杰,许斌,梁方,周华柏……算上家庭医生袁博浩的话十人左右。

调查部的干部们在王杰希的授意下一个一个的自我介绍,肖时钦礼貌的还礼。

奇怪……没有看到女主人……

肖时钦的思绪又飞了。

然而只是短暂的一个走神,肖时钦一阵奇怪的沉默,这沉默的气氛压下来,使这会议变得无比正式。

王杰希清咳一声,看着手中的信件。旁边那个叫乔一帆的少年给他斟了杯热茶,他摆摆手拒绝。

半个月前,东北失守,随之淞沪会战,上海沦陷,南京国民政府内部出现一份迁都提议,保持主力,整体移迁洛阳。

临阵脱逃的政府,有钱人家收拾细软可以奔命,大多数的老百姓却只能留守城内,给自己编造战乱终会过去的美梦。

一旦政府迁都,本算平和的南京形势便将完全不可测。

王杰希放下信件,扫视一圈。我决定留守,以后的路你们自己选择。

调查局强制性人事迁动,部长却有选择的机会。

继续留在南京,与各地政府联系,也是目前少数人作出的选择。王杰希,总是站在少数人的群体之中。

他说, 我留下来,调查部的去处,他们自己决定。

桌上气氛沉重,他们在说的时下形势,肖时钦一直以老百姓,不,更似乎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在经历这些事情,想难民之所想,悲平民之所悲。掌权者如此的选择题放在他面前,身份的突然变化让他有点觉得不真实。

他看下王杰希,王杰希表情严肃,灯光映在他眼里,隐隐的闪烁。

肖时钦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好像突然明白了这个男人的一切。

在小孩子面前那么温柔的表情,在家里变得严肃,因为家里全是同事,下属,而他是长官。

不作出严厉的语气,不做好一切的筹谋与规划,没有办法作为调查局最后的王牌,首先支撑不下去的,不是他,而是在座的这些人。在作出破釜沉舟的决定前,他所想的,也是首先给他们自由选择的机会。

说到底还是很温柔的人啊,肖时钦叹了口气,王杰希认真又负责,守着心中最后底线的态度好像给了他一点力量,好像必须站起来承担点什么。

不然国破家亡。

队长,我不走。高英杰抿抿唇,首先站起来。

我也不走,我从小在南京,习惯了。许斌笑着说。

刘小别摇摇头,示意不走。

蒋主席是被打怕了吗,我可不怕,日本人来多少,让他来。来一个给他卸个腿下来。袁博清说

众人无语的看着他,你丫只是个医生,口气这么张狂会被人打的。

如此一来,仿佛一整块冰被打破,席间的气氛又变得活跃起来。

没有一个人要走。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或许只是为了追随他们的队长。大家默契的选择了留下。

像一家人一样。肖时钦有点动容。

好,王杰希站起来,走到肖时钦身后,环视一圈,沉声道,那么一旦政府出迁,调查局整体留守,在南京处理工作,配合洛阳政府的一切行动,大家听明白了吗。

大家都点头表示明白。

王杰希顿了顿,说,肖时钦,肖先生,将加入我们,正式成为调查局的一部分,并在王不留行发生意外或没有办法处理相关事务时全权代理,接手南京调查局的一切任务。

众人面面相觑,高英杰终于忍不住,失声喊道:队长!

王不留行是谁?肖时钦回头问。

是我。王杰希笑了笑。略大的眼睛微微上挑,这一笑,配着他深刻的五官,显出一种将近风流的感觉来。

众人只看见他低头时的淡淡一笑,肖时钦却直视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深邃,刻骨的藏着什么,肖时钦看不明白。

……过很久以后肖时钦才知道,那一天,也许就是王杰希死间计划的开始。

————
恩,同居生活的开始,啥时才能办正事啊……(~﹃~)~要吃肉,不开心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