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王杰希x肖时钦】碑上鸟 10

碑上鸟 10

原地转又转,堕进风眼乐园

理由。王杰希问道。

没有直接否定这个看起来己方完全吃亏的提议,多年与叶修打交道的经验告诉王杰希,叶修这样说必然有他的分寸。

叶修眯眯眼,说,我可以给你一份你想要的情报,换取一次上车的机会,我保证南京境内日军不会有任何问题。

合情合理。王杰希微微颔首,似在忖度。他虽然效忠于国民政府,但归根结底是个中国人,只要不涉及调查部的利益,日军的死活,委实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什么情报?他问道。

我知道你最近在调查在南京下关江面上停泊的军舰,有关的数据我都可以拿给你。叶修开诚布公。

王杰希私下里在调查这个?肖时钦一惊,首先看众人表情有没有异样,结果调查局的人不知是训练有素还是根本不知情,众人好像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他这才放下心。

最近调查局所有的入库文件和调查项目他都有经手,却不记得有进行这样的项目。如果说王杰希私下调查日方机密数据,那属于滥用职权的范畴了,被发现了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但是叶修他又怎么会知道……共产党的势力已经渗透到难以想像的地步了吗。

感觉到肖时钦探究的目光,叶修微微一笑,有意无意的扫了眼王杰希。

至于你的助手,只需陪我上车搭把手,这个你拿回去给喻司令,这样不亏吧?

“这个”指的是一旁抿着嘴不说话的卢瀚文。

喂!前辈!小鬼略有不满,用词却仍是出乎意料的尊敬。

不行。王杰希断然拒绝。

叶修拿不准这个助理的真是身份,只不过试探下王杰希,没想到真的试探出东西了:王杰希对这个人显然持有的保护态度。

王杰希不是玩心理战术的人,平日态度不显山露水,一旦表露,却不会有所隐瞒。叶修认为这倒是个绝佳的,骗取王杰希一起上车搭把手的机会。

于是他飞快的加着筹码:

所有武器装备与高层任命资料。

王杰希思忖片刻,终于松了口:可以,我跟你们一起上去。

可以?王大眼说话一字千金,不会反悔吧?叶修严肃地点点头。

不会。王杰希说。

行,叶修说,这个资料就在小野平三郎身上,我到了就拿给你。

感情这资料还不是现成的啊……这算什么,空手套白狼?

肖时钦为叶修的无耻而震惊。

前辈……卢瀚文扶额。

……王杰希沉默了下,眉间似乎有点抽动,但还是应答了下来。

南京附近究竟停靠了多少日军军舰与火力,以及南京在日本的作战计划里到底居于何种地位,王杰希多方调查,但所有的触角都仿佛被无形的墙壁所挡下来。

其实只拿到第一个情报他就不亏,后面那个,就算叶修送的吧,只是不知他此举是何意。王杰希凝神。

月台,一列制服齐整的官兵严阵以待,迎接着列车的缓缓驶入。王杰希刚收到日方改变行程的电报,需要与日方代表安信做简单交接。

会客室,肖时钦安排人手,下令封锁四五六车厢,其余空车厢对民众开放,南京调查局虽不再负责地方接待,但却仍派人手看守,以防不测。

小别跟在我旁边,柳非与柏青负责车厢巡视。肖时钦在白板上比划车厢结构。

他指着火车内部两节关键车厢,往那里插入两名远程狙击手,却是在车厢全部开放的情况下可以穿透三四间车厢的强悍存在。

是个选址高手。叶修想。

不……比起选址的精巧来,不如说是个战术大师,两名狙击手的存在,若有若无的将所有人都战略联系起来,既可以狙杀日本人,也可以击杀计划外的乱动因素。锅却不一定要自己去背。因地适宜,貌不惊人的人员走动中,隐藏着可怕的心机。

本就心思缜密的王杰希身边,又多了个如此善于谋划的点将之师吗?

好安排,叶修鼓掌到,国民党没前途了,来共产党吧。

肖时钦回头,目光落在桌上一大堆茶水零食上,不禁汗颜。那是叶修等得无聊时打发调查局的人点的餐,毫无自己是个外人的羞愧。

卢瀚文好奇的翻找,本着不浪费人民群众一针一线的原则,这个尝尝,那个闻闻。南国人民精致的吃食让他感到新鲜。

他身上的背包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

肖时钦看了眼高英杰,高英杰立刻会意:小朋友,把你的包拿下来让我们做下例行检查。

叶修眉目一暗。

我不是小朋友啊,我都15了。卢瀚文嘀咕道,却还是乖乖的把包解下来递给他。

一个金色的黄铜盒子,静静的躺在他包里。卢瀚文愣了。转身怒目叶修:前辈你不是好好带在身上吗?

随意敲了敲,肖时钦心下已经了然:是炸弹。

他面不改色的扣上盖子,交给了身边的警卫。

王杰希交代过他,在得到最终情报前,紧盯着叶修,若实在拿不到,就自己出马。

要是叶修根本不想给情报呢,带着炸弹上车,那他们可也就拿不到了啊。

谁没有个当家呢,肖副官。叶修语气痛心,这可是小鬼头安身立命之根本啊,你把小鬼家业拿走了,他回去怎么跟黄少天交代啊。

注意到叶修称呼的改变,肖时钦也了然,陆军军校的教官,终于是不信助理的托词吗。

等会下车时就还给你们。肖时钦说,都是聪明人,转圜意味明显,于是叶修也不再多话。

你是黄少天那边的人?一旁一直没出声的刘小别突然开口道。

在叫我吗?正在本本分吃东西卢瀚文抬头,却因换的太急呛到了,剧烈的咳嗽,调查局有人上去帮忙倒了杯水。

肖时钦看向刘小别,后者万年没有破绽的脸似乎出现了一股裂缝,眼神有极大的波动闪动着带着疯狂的执着。

叶修也注意到了,凉凉的问:哟小鬼怎么这幅表情,是黄少欠了你的钱还是带走了你媳妇啊。

卢瀚文刚平静下来,听到小鬼二字,自动对号入座:黄少不缺钱,而且他也不喜欢……顿了顿,他改口道,而且我也没有媳妇。

黄少天是你什么人? 刘小别不依不饶。

这下在场众人都看出了,这语气,分明是跟远在南部沿海的黄少天有仇。

卢瀚文似乎被逗乐了,笑了笑,目光中满是少年人的朝气:我不告诉你,你要找他什么事可以先通报给我。就算过了我这关,你也会被他说晕了然后谈条件,占不到便宜的。

简直一模一样的讨人嫌。刘小别眉头抽动,似乎隐忍着要爆发。肖时钦老好人连忙打圆场:走吧走吧,月台马上就要响铃了。

军令如山,一排人就此作罢,稳而有序的向门外走去。叶修与卢瀚文走在末尾,卢瀚文身量不够叶修只能低下头来跟他说话,仿佛在密谋着什么。好在垫后并没有人发现。

前辈,我刚看见那个管事的把炸弹拆出来看了,又给了那个个很高的男生。

个很高的男生,是指刘小别。

要学着反向思维,也许他把炸弹拿走了,盒子给了刘小别。叶修说,他们玩战术的心都脏。

看了眼叶修,卢瀚文狠命的点头。

可是前辈如果我们拿不到炸弹盒情报怎么办?

那就自己做一个,叶修说。

前辈还会做火药吗?真厉害。卢瀚文说。

略懂、叶修说。听起来好像是谦虚的言语,怎么实际上感觉这么欠揍呢。

是我的幻觉。卢瀚文想。又想起了什么,问:前辈,你一份还没拿到的情报,卖两个人真会好吗。

叶修低下头头看他:你会去找喻文州告状吗?

不会,前辈怎么做其实跟我都没关系,卢瀚文老老实实的说。我只要完成前辈们交给我的事情就很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这次没有回话。

卢瀚文看到前面刘小别的背影,咦了一声,他记住了这个苦大仇深要找少天前辈的人了。刘小别黑色制服笔挺,边走边伸手整了整衣襟。

他应该很适合黑色,手在黑色布料的映衬下显得骨节分明,洁白修长。

少年人心思跳脱,不一会卢瀚文的注意力就从“这个人到底找少天前辈干嘛”到了“这个人的手怎么这么好看”上面。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