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王杰希x肖时钦】碑上鸟 11

碑上鸟 11

容我择日疯


终于他们还是上了车,日本军官们封锁在前三个车厢,肖时钦带着一众人守在每个车厢的门口,王杰希独自一人坐第四个车厢。任何人要进入前几个车厢,首先得经过调查部部长的盘查。

王大眼,那我先进去了。叶修着列车餐务员的制服,帽檐浅浅的压下来。

他兑了一杯香槟置于王杰希桌上。

王杰希只抿了一口,就静静的放下杯子,神色有点诡异的看着叶修推着餐车离去的背影。

叶修来到第三个车厢,给肖时钦也兑了杯。同他站在一起,往里面张望了两眼。

肖副官,箱子能先给我吗,我就拿出来检查下,免得线路有问题伤了自己人。他说。

这个确实不行,肖时钦给他讲道理:你和王长官约好的是三个情报换上车而不是暗杀的机会。违规产品带上列车不好,否则查出来我们也得负责任。

王长官?你和大眼什么关系啊,叫的这么客气。叶修奇道。

肖时钦还没来得及辩证这句话的逻辑,他又追问:你觉得炸弹放在哪里好?

炸弹挡在哪里好?肖时钦细细的琢磨着,最好的是放在列车员附近,中间有个密封挡板,但就怕列车脱轨伤及无辜,不如放在第二节车厢,趁列车余力讲停时放下来……对了,刚乔一帆他们检测的炸弹威力大小是多少来着?

不对,不是说好在拿到情报前炸弹不交还的吗,我为什么要帮着考虑这些啊,肖时钦泪流满面。

我不知道。他说。

你该知道,叶修似乎眼中带着遗憾。

对不起,我的职责只是看管这节车厢,配合王长官的工作。肖时钦正色说。

叶修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又问道:那箱子是在你身上咯?

不在。

那在大眼身上?

……肖时钦扶额,他是少发脾气的人,在叶修面前,他只有深深的无力感。

那我进去了。叶修挥挥手,也没有继续等答案。

其实,炸弹就放他现在叶修现在站的地方挺好的,他可以马上翻窗逃走……肖时钦目送着他走进去,仍在纠结刚才的问题,拿起叶修刚兑的的酒水喝了一口。

下一秒,喝进去的酒水尽数喷出。肖时钦拿起那杯酒仔细端详,一脸劫后余生的震惊……这奇怪的花椒拌醋的味道,叶修是在里面下毒了吗!

另一边,卢瀚文鬼鬼祟祟的向后备储物车间挪去,前辈说万不得已只能自制一个炸弹,他来找齐原料。他从小被冠以过目不忘的天才之名,叶修列下的各种化学名称他看一眼就记得,可是,今天的任务他似乎感到是空前的难度。

——运输列车厢空间极大,货物成箱码放,写着硫磺的那个箱子,看起来真的好高啊……

卢瀚文撇撇嘴,原地活动了手腕脚腕,瞅准两个箱子的接口处,一只脚登上去,慢慢往上爬。

马上就要到了……爬了四五个巨大的箱子后,少年发现,好像没有下一个落脚点了。

恩……往左看了看,似乎是面粉堆,摔进去不疼,右边是……正欲伸长脑袋看右边的货物堆放情况,卢瀚文脚下一松,没踩准点,径直的落了下去。

彭地撞翻了一堆钢锅。

谁!传来一声暴喝,身后有人快速的动作,黑压压的手枪洞口对准了他的后心。

刚摔愣神的小卢揉揉脑袋,还没有反应过来。

是你啊。借着窗口的余光认出了他的背影,那人反而放下了手枪。

卢瀚文这才后之后觉起身,感觉这声音似曾相识。

刘小别?

是那个似乎跟黄少有仇,手很好看的人。卢瀚文也认出了他。

却来不及有所表示,他揉揉发疼的脑袋后第一件事是惦记着把自己衣服上的灰拍干净。

来自于黄少天的言传身教:男人的外表要干净整洁,一件得体的衣服象征着他英勇强大的内心。

刘小别默默的看着他拍干净身上粘上的尘土,整理好自己的衣襟,甚至从制服口袋拿出了一个梳子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观看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少年做这些事情仿佛掉入无穷无尽的时间洪流。刘小别好奇他会从哪摸出一个镜子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啊。打破沉默的是卢瀚文,他抽空回了问了他一句。

额,刘小别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不是抢了他的台词。

你在这里做什么?转了个调的反问句,刘小别皱眉问道。

我就随便逛逛。听得对方语气不善,卢瀚文停下了动作,看向他。

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少年,身姿却挺拔,差几岁就身高差别这么大吗,卢瀚文又要撇嘴了。

咦……哪里似乎有点不对劲。是哪里呢……卢瀚文转了转眼珠,似乎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实。

你你你……你不会在这里躲着哭吧?他惊讶的问。

刘小别的眼睛有点红,分明是泪水朦胧过后的痕迹。

刘小别看了他一眼,他在措辞,没措出来,于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这表情,这动作!完全是默认啊。卢瀚文更惊讶了。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副画面,哎哟,一个少年在没有人的储物间,悲伤地靠着巨大的木箱,眼里噙着泫然欲泣的泪水,然后双手抱着自己的腿蹲下来,头深深的埋在膝间……少年的脸逐渐与面前的刘小别重叠。

但卢瀚文心地相当正直,脑补过那么悲惨的画面,他没有去要挟对方,反而感到一股油然而生的责任感。

你不要哭,有什么跟我说,我帮助你。他十分严肃的说。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刘小别用宛如看智障的表情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每个人都有秘密的。

我就没有啊。卢瀚文理所当然的说。你的秘密是什么?

刘小别被噎了下,这下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却见卢瀚文眼睛微微放大,抬起手指着他——的脚边。

我知道了,你的秘密就是这个!

刘小别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自己脚下,静静躺着一个金属盒。

肖副官交给自己的,嘱咐自己好好藏起来,必要时拿出来的炸弹。

卢瀚文几乎是飞一般的向他扑去,一瞬间少年的动作快到不可思议。

他快,刘小别更快,一个回肘打在少年的肚子上,捡起炸弹盒回身就把卢瀚文踹了一脚。

卢瀚文被踹到一边,疼的似乎抽了一口气。

正准备离开的刘小别停住了——打疼了吗,他心情莫名的向后看去。

或许是卢瀚文还小,刘小别也还没有可以到可以被称为成人的地步,他看卢瀚文,此刻还没有带上看对手的眼光。

黄少天阵营的人吗……他迟疑地走过去。

谁知他刚走到卢瀚文身边,那人却在距离足够近的时候一把伸开手,趁机抱住了他的腿不撒开。死命的紧。

放开。刘小别脑袋上青筋那个跳动。

不放,给我炸弹。卢瀚文干脆把脸也靠在他腿上。

你是装的。刘小别试着动了一下,挣不开。

不是,你打人真的很疼,不过我能承受。卢瀚文说。我要炸弹。

不给,放开。刘小别沉着脸,抱紧了手中的炸弹盒,继续往门挪。

卢瀚文被他带着在地上拖地,满是灰尘的地上一条干净的印子。卢瀚文心疼的看了眼自己的裤子,手上却越发用力。拿出吃奶的力气。

行,爱谁睡吧。刘小别的倔劲也上来,一言不发的继续往前走。

给我炸弹。

就不给。

两人较着劲,谁也不让。一步一寸的往前挪。直到嘶啦一声。

什么声音……两人不约而同的向声音来源处看去。

刘小别的感官比他直观——他感到自己屁股一凉——一瞬间,刘小别心中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

你这傻逼孩子,我就来了趟储物间裤子都没了,我出去怎么见人啊!

刘小别欲哭无泪。

那个,你们……家裤子质量真不好。卢瀚文下意识的松了手,说道。

刘小别黑着脸,将金属盒子重重往旁边一丢,蹲下来,与卢瀚文保持视线平齐。

喂,你别乱丢啊,那个可是很贵的……卢瀚文瞪着他,想要坐起来拯救无辜的炸弹,却突然感到脖子一疼,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刘小别一掌拍昏了他。

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刘小别拖着只剩一条裤腿的裤子往门外走,心想,真丢人。

先让他晕着吧,毕竟是为了任务。

如果刘小别知道很多年后还有另外一种让人晕过去的方式,以及那个晕过去的那个人变成了自己时——不知他的脚步还会不会有现在这般轻快。

刘小别刚准备拉开门,门却已经先一步被人拉开。刘小别警觉的后退。

你的裤子怎么啦,来人指着他裤子说。

是叶修,叶修打量他一眼,发现了什么。向下指的手慢慢抬起,翻转。

炸弹给我。他说。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