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王杰希X肖时钦】碑上鸟 12

碑上鸟 12

 逆人海向你撑开双臂如是,天地间最无名的勇士

 

叶修再推着餐车出来时,餐车底部已多了一个黑色的文件袋。

没人确切的看见他是如何动作,也许是通过细致的就地观察,也许是事先就已掌握的情报——但他手中拿的确实是,日军在南京附近停靠的所有战舰数量与军队高层安排。

日方在南京下关江面上停泊的军舰多达7艘之多,分别是轻型巡洋舰天龙号,防护巡洋舰平户号、対马号以及驱逐舰三日月号、菊月号、望月号、夕月号。

武器装备来看,轻型巡洋舰装备有50口径三年式140mm炮4门、40口径80mm高射炮1门以及鱼雷发射器、机关枪等;防护巡洋舰装备有40口径152mm单装速射炮6门、40口径76mm单装速射炮10门、47mm单装炮4门;驱逐舰上装备有45口径三年式120mm单装炮4门和机关枪2挺。

王杰希只翻了几页,就迅速的将文件装回袋里,看着前面车厢默然了半晌。

日军总部长随身携带的军部机要。满卷都是昭然而见的侵略意图。

东北失守,保华北,华北不保,日军将直取华中,中国的心脏。

这便是王杰希心里隐约猜想到的最坏结果,最终在一系列武器装备上被证实,面色实在不能好看。

一直留意着这边动静的肖时钦对上他的目光,立刻会意,走过来时不忘把车厢间的分割门关上。

王长官,他看王杰希脸色有点不太好,轻轻的喊了句。王杰希心绪不定,于是他转向叶修。试图再问些什么——

这一转却没发现叶修的身影。

王杰希皱皱眉。

肖时钦跟王杰希养出了默契,长官一个眼神指哪打哪。

在那里,他敏锐的发现了叶修。

准确的说,是叶修的一条腿——着黑色的军裤,锃亮的皮鞋,晃晃悠悠的出现在窗外,一瞬间不见了。

叶修……王杰希无奈了,把文件袋交给肖时钦,几步就走向了窗边,探出头去。

高速行进的列车外是呼啸的风,吹的王杰希有点无法睁开眼睛,他费力的眯着眼,逆着光看清扒在列车顶,正试图站起的那个身影。

王大眼啊,叶修有点得意,你看好后面的车厢,最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任务,炸车厢吗?王杰希何等聪明,立刻反应过来叶修的目的,几乎没有权衡后下决断:阻止叶修的行动。

在王杰希本来的计划里,他本来是要获取小野平三郎的信任然后去军舰上实地考察。如果被叶修破坏,以后哪还有这样好的机会。

叶修又往前爬了几步,突然停下来,这厮还往下招招手。

王杰希岂容他这般放肆,当时掏出消音手枪,往叶修所在处开了一枪。

我去,王大眼,你还使暗器,无耻!风声很大,叶修还是敏锐的听出了那细微的声响,堪堪的往一旁避过,居然还有时间说话。

肖时钦将文件塞在军装内衬里,跑到锅炉房销毁文件夹,一回来发现便看见自家长官也扒着窗台的背影。当下风中凌乱了,他也猜到了王杰希的意图。

王杰希回头看了看他,匆忙中指了指后面的车厢后就没有任何话,三下两下攀上车顶去追叶修。

是说让我把后面的车厢与前面分离吗,肖时钦下意识的想,很快又被自己的想法吓出了冷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是在是太大胆了。

车厢之间靠车钩紧密相连,几乎不可能断开。但在人为操作下还是有可能的,肖时钦回忆火车车厢的链接结构。

将钩锁铁提起,然后就可以实现火车车厢的分离。

肖时钦飞快的盘算着,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到四五号车厢处,推开门,然后被所看的景象震惊了。

你们在干什么!说话从来压低几个声度的肖时钦,可能是平生第一次吼出来。

火车车厢之前的站板已经被拆开,卢瀚文蹲在不大的勾轮上摇摇晃晃,稍有不慎就可能掉下去,锁扣已经被他撬动了一半。

他身后,是少了一根裤腿,还有一根裤腿卷起来的刘小别,正一手扶住行车把手,一手拽着刘小别的肩膀不让他掉下去。

一不小心松掉手,双方都会掉在铁轨上被随之而来的的车厢碾成血泥。

叶修真是个疯子,居然让这么小的孩子做这种事。

无心操心刘小别白皙的大腿,肖时钦沉着一张脸走过去,蹲下身,准备取而代之。

你快上来。肖时钦准备接应卢瀚文。向他伸出了手。

不了,马上就好,卢瀚文抬起头咧嘴一笑。

这边王杰希实在没追上叶修,果断的又从窗口利落的翻进来,打算强行控制车的行驶,只往前走了几步,很快看到了蹲在火车接轨处对峙的三人。

还没来的及说话,只见卢瀚文嘿嘿一笑,手下一动,只听弹簧一声响,列车轰隆隆的脱轨了,肖时钦还保持着手向前的姿势,看着列车慢慢的远去,直至拉开了距离。

风声灌在他的耳边,他模模糊糊的意识到,后面的车厢并没有离去,后面的车厢停住了,前面的车厢还在继续往前行驶!

只有车头牵引着的几节车厢,将行驶何方?

愣着干嘛!身后响起一声暴喝,好像还说了什么,肖时钦并没有听清——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掩盖了一切,他迟疑着回头,从前截车厢里喷出的火龙与滚滚的烟幕仿佛将他埋没。只见王杰希扑过来,一把将他拥入怀,就势往车门外滚去。

疼——在高速的行驶的列车上被丢下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铁轨与头部产生巨大的撞击,地上的碎石割裂衣物,嵌入身体如受酷刑。王杰希紧紧的将肖时钦护在怀里,双手按着他的脑袋,这无疑是能让两个人受伤最小的方式。

这一切发生在短短的几秒内,肖时钦脑内一片空白,只感到那人双臂的禁锢犹如铁铸,以及,近在耳边的心跳。

穿过多少山与水,能走到你的心上?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