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王杰希X肖时钦】碑上鸟 16

碑上鸟 16

爱和占有之间界限何曾细瘦,是否小过眉间藏墨暗勾。

 

 

全身的酸胀感,从头到脚的乏力,以及身后某个隐秘的部位一阵一阵的疼痛。肖时钦慢慢睁开眼睛又无力的闭上,只感到喉咙灼伤般的痛。

 

发烧了吗……他朦朦胧胧的想。昨晚好不容易等王杰希安分后,他几乎是挣扎着从床上爬起,费力的收拾好一切罪证,身体明明痛的厉害,脑子却越来越清醒,在走廊窗台坐着吹了半宿的凉风。最后的印象留在清晨,他和早起下楼袁柏清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突然失去了意识。

 

说了些什么呢?肖时钦大脑仍然很晕,半点印象也无。他紧闭着眼,伸手准备掐掐眉心让自己清醒点——没有掐到,一只手极尽小心地将他的手拿着放下,然后是一杯水送到他嘴边。

 

是谁?肖时钦下意识的抓紧了那只手。

 

醒了就喝点水。手的主人说,声音是一贯的沉稳温柔。

 

是王杰希。

 

肖时钦心里一惊,他很想立刻坐起来,然而这一动却让身体的不适突然扩大,让他实在力不从心。

 

王杰希不容置疑的按着他,开始灌水,肖时钦被迫一点一点往下咽,尚带有温度的水滋润了他的喉咙,无疑让他好受了很多,但不知怎的,他心里有点委屈。

 

灌得急了,肖时钦一下子剧烈的咳嗽起来,全身随着咳嗽都在抖,王杰希连忙放下水杯,不断地拍打着他的背,让他能好过一点,于是也没看到,肖时钦眼角划过的一滴泪。

 

有什么好难受的,肖时钦压下心里的苦意,想,一定是最近事情繁忙,情绪波动太大了。

 

平复半晌后终于好过点,肖时钦拿下王杰希还放在他肩上的手,整整衣襟准备下床。不料牵扯到某个地方的伤口,疼的倒吸了一口气。坐在那里不动了。

 

谢谢长官。他忍着不适道谢。

 

王杰希欲言又止,肖时钦觉得不对,凝目看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殊不知刚剧烈咳嗽过的自己面色苍白,双目泛红,晕着水光,落在对方眼里就远失了原来的意味。

 

王杰希别过头去,没有再看他。

 

春捂秋冻,天气尚未完全回暖,平时还是得多穿点。半晌王杰希才干巴巴的说。语气中难得的带上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肖时钦心下一松。刚压在心口的重石仿佛一下被移开。深觉自己昨晚事后清理的举动果然机智过人,看样子王杰希完全不记得他喝醉后做了什么啊!

 

肖时钦。王杰希在心里默叹了口气,终于是说出了一直盘亘在脑海的话。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把你带入调查局,或者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决定的正确性,事实上,你也做得很好,你的有些想法非常大胆,给你权力,也许真的能为政府,为整个国家带来一些改变。

 

王杰希顿了下,谨慎决定自己的措辞。青年长官侧脸半隐在帽檐下,肖时钦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是我从来没有问过你,你自己愿不愿意。

 

肖时钦愣了下。

 

这是王杰希第一次与他正面谈论这个事情,是的,调查部部长在某些原则问题上的表现相当强硬,可谓是说一不二,比如当年他经手留学生档案,直觉肖时钦面相和善,必有大用,便跳过人事部一切冗杂的手续,直接上门请人。

 

他本不是那种考虑会被拒绝的人。他的做事方法滴水不漏,留不得让人拒绝的余地,而这般步步为营的思维方法与处世态度,极大程度上影响了与他朝夕相处的肖时钦。

 

肖时钦低咳一声,慢慢的笑起来。他笑起来实在很好看,云淡风轻中带着一丝少年人特有的狡黠。

 

王杰希心里一动。

 

王长官,是不是有什么敢死任务需要布置?肖时钦一语中的。王杰希怕正是在试探他的忠诚度。

 

王杰希摇摇头,也不做正面回答,只说:如果你不愿意,现在说,我会让你退出,销毁你的任命档案,你只需保证不透露之前签的所有保密协议就行。

 

还你一份清白,还你一直想要的,不受任何人左右的中立政治立场。从此海阔天空,山高水长。

 

战乱烽火,暂时都不要考虑了,我将战斗到最后一刻,保证你将可能踏上的土地的安全。

 

王杰希紧紧看着肖时钦。心里情绪不断交织。想着可能会收到的可能答复。若肖时钦选择离开,死间计划全部改写,人员打乱重组。若他不离开……

 

王杰希对待调查局的人员从来如一起作战的战士,从没将其当做可以发号施令的手下人,所有人都可以牺牲,包括他自己,不为大忠大义,不为荣誉。只为国家。

 

头一次的,他的观点出现了动摇。王杰希模模糊糊的想,自己内心深处,对这个孩子竟出现了可能打破计划的,意料之外的保护欲吗?这很不应该,但他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肖时钦抿抿嘴,只说:我留下,不管什么任务,我都接受。

 

为了不被侵吞的家园,为了不再听到,大街上颠沛流离孤老寡母的哭声。为人生难有的温暖,成也好,败也罢,终究是并肩战斗过。

 

他的目光坚定,直灼王杰希的心底。

 

好,好,好……王杰希站起来,连说三声好,仿佛已找不到别的词语来表述些什么。

 

肖时钦同志。王杰希沉声道,五天后将有一份双股编码的文件,要求两人分开携带,全队支援,不论代价,必须成功交接。

 

是,长官!肖时钦笑了笑,就身半坐在床上的姿势向敬礼。

 

王杰希往床头走了几步,靠近肖时钦,缓缓俯下身来。

 

肖时钦只见一张越来越逼近的俊脸,下意识的咬着嘴唇,心脏狂跳,

 

王杰希手腕微动,将什么放进了他的睡衣胸前的兜里。沉甸甸的。

 

肖时钦下意思的用手去碰,是那块金怀表。

 

脑子中始终萦绕着不太真实的,王杰希耳语一般的低吟:不要相信任何人。

.........

不要相信谁?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