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王肖】时间海

他们在下行的升降机里,这个地下钢铁王国仿佛是挖空了一整座城市,一眼望不到头。升降机顺着轨道徐徐地滑行,可以带他们去任何地方。

大型蒸汽压制中心,用来勾勒钢铁怪兽的骨架。精密仪器研究所,生产关键指挥芯片及动力核心。人形皮肤再造磨具场,用来……使那些怪物看起来像人。

这座钢铁城的创始人曾说过,机械没有血肉的羁绊,这使他们的潜力远远大于人,也必然将创造比人类更伟大的文明。

给一只猴子无穷无尽的时间,它必将一字不漏地写出莎士比亚著作。

甚至可以做到更好。

于是这位创始人大胆地践行自己的设想,将每个人体内的芯片进行改造,以期突破造物主所设下的种种限制。

拥有更敏锐的五觉,更健康的体魄,更精密的活法?

你以为你是造物主吗?

不,我只是尝试他曾经做到过的事情。

将虚幻的双翼化为真实,我们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将变成地上的天国。

“唔,那后来呢?”

“……后来,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样。”

一批修改芯片的人发生了变异,,有人侵入全球芯片数据库,将神经末端的变异代码病毒式地在人体中扩散,越来越多的人被感染,最终与剩下的人爆发了剧烈的冲突。

直到一场大断电终止了传染,人和变异体的战争也没有结束。天才的机械师郁郁而亡,留下一堆未完的研究给世人。

肖时钦无言地看着升降机下的景象——倒塌的钢架工厂,无数铁质堆铸成尸骨,仿佛濒死的巨兽,无言地向着上方咆哮。

他费了好久才将这这废墟与手中书页上璀璨王国的影像重合。

大断电后一切数据丢失,社会秩序崩裂,政府与国家不复存在,最稳定保存记录的居然是纸质书籍。

一本记载了他的过去和未来的一本小册子。

让机器活的像人,让人活的像机器。这的确是自己一直抱有的最高美学追求。未来的自己,竟然以这样的理念,干出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吗?

罪魁祸首,罪不可赦,千刀万剐,死不足惜……肖时钦脑海中飘过无数形容词。

如果未来的自己现在在这里,真想揪着他的耳朵大声冲他吼——到底是为什么,把20年前的自己叫过来给他收拾这个烂摊子啊!

不过就算是未来的自己铸下的错,自己也没有非逃避不可的理由。肖时钦,五好青年,根正苗红,深吸一口气,踏出了勇敢面对的第一步——他颤抖着手,泪眼婆娑地回头,看着身旁的男人,说:“我想静静。”

男人点点头,自始至终他的手都插在兜里没有离开过。

是成年后的王杰希。面容倒是同少年时期没多大变化,只是由稚嫩变的成熟,本就俊美的五官变得更加深刻。

只是少年时期从内散发的那种冷淡,仿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强烈,整个人变得仿若冰铸,仿佛抗拒人在千里之外。

肖时钦记得更小的时候,王杰希还没有将冷淡表明地这么明显,他只是倔强地抗拒一切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比如代表公民身份的芯片。植入后,一切信息与行踪收入联邦国际管理档案。小小的王杰希不哭不闹,只是狠狠地瞪着那枚芯片不说话。

档案植入,信息上传完成后,机器人护士就要给小朋友们编入代码,象征一切脑部活动归属联邦国际管理。

——以便联盟国家管理犯罪记录档案,达到古文字教材里写的,真正的路不拾遗,天下大同的世界。

肖时钦乖乖巧巧地接受完种植,下一个轮到他身后的王杰希时,王杰希突然一下子抬起脑袋,狠狠地咬在护士小姐手上,然后撒腿就跑。机器人小姐表现的直接反应是吃痛地叫了声,然后愣愣地往保安那里看去,就要喊人。

是温和型机器人。

在女孩偏头的一瞬,肖时钦看清她脖子上的型号,果断地将手伸向她的衣服里摸摸索索。

片刻后护士小姐恢复了语笑嫣然的模样,温和地问他做了最后一步植入没有。

“没有。”肖时钦小心翼翼地说。手仍在女孩腹中的主板上探个不停。

暂时清除序列,重新上传,开启手动模式,虹膜确认,取消,信息验证,取消。

“王杰希?”护士小姐公式化地比较了他的脸和自己手册上的照片,微微歪着头,以示疑惑。

肖时钦心里一跳,手下按了最后一个数字。

护士小姐恢复如常,熟稔地给他输入上本来已经编制植入过的代码。

做完这一切,她慢慢的坐回板凳,保持了一个美好的姿态不动了。

“为什么不直接把她主板破坏掉,这样我们都不用植入了。”身后传来王杰希的声音。他并没有走远,回来就看到了肖时钦替他做的事。

“反正看你好像做的到,假装有一份我们都已经植入的不就好了”他还想着不要植入芯片的事。

小小的肖时钦转过身,十分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说:“她也是人。”

“她不是。”

“她是。”肖时钦从小身体不好,只与机器人做玩伴,在有些问题上尤其固执。

“你可能对人的定义有误解。”对面的小男孩放软语气,继续说:“你觉得这一切正常吗?”

这一切?小肖时钦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

发展太过飞快的科技,无孔不入的信息渗透,芯片式的管理方式。

人类的痴心妄想最终自尝恶果,大断电是造物主发的怒。曾经他降下惩罚,是巴比伦之塔。

猴子怎么能妄图到达神的国度?

肖时钦叹口气,悄悄地看着王杰希线条冷硬的侧脸。他和王杰希本是身量相近的知交好友,只是这一下子隔了岁月的鸿沟,即使这般与他并肩而立,也再看不清对方在想什么。

虽然对二十年后的自己并无怨怼,还是有些难过,错失与这人相处的最好时机。

“怎么了?”感应到他的目光,王杰希回头,微微笑了下。

那笑容很淡很淡,一闪而逝,但却激起肖时钦内心深处的熟悉感。他瞬间将内心的不适应忘个干净。低头在口袋翻了一下,找出半盒没有吃完的柠檬糖。

昨天上课时王杰希从别的小组递过来的一盒糖,还没有吃完,就被设定好的虫洞抓了过来。

虽然有点可惜,不过在这里也能看见王杰希,真好。

“吃吧,你最喜欢的品牌。”肖时钦一本正经地物归原主。

王杰希愣了愣,伸手僵硬地接过糖盒,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他伸手的一瞬间,肖时钦震惊地捂住了嘴巴,没有惊叫出声。

——那是怎样的一只手啊,一道又一道经年陈旧的刀痕遍布手心,密密麻麻,伤无可伤。

每一道刀口都极深,贯穿整个手心的那一条极为醒目,似乎要将整个手心切断!

王杰希飞快地收回手将糖盒收到口袋里,回避了他探究的视线,手揣风衣兜里,背过身去,身姿挺拔,竟是下意识站了军姿。

他又变得冷冰冰的了,刚才那一抹笑容带来的暖意,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从升降机下到到王杰希卧室的一路上,肖时钦心乱如麻。几次想问,又住了嘴。

惯于我行我素的王杰希,大抵也是要么不和他解释,要么和以前一样,找个借口就把话题移开。

他想着王杰希手上的触目惊心的伤口,想战后的废墟,想图册上人们与至亲相残的图片。想着想着就要掉眼泪。于是他抬头看着天花板,想,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自己引发的。

一种极度想说抱歉,但不知道怎么表达的心情。

跟谁说呢,又有什么立场这样说呢……肖时钦,你就是个疯子。

王杰希走进来,肖时钦连忙别过头,将头深深地埋在枕头里。

王杰希过来坐在床沿,动作很轻地替他理了理被子。

“有你的味道。”肖时钦抱着决明子枕蹭了蹭,突然说。

王杰希摸摸少年柔软的头发,说:“很久没有晒过了,等太阳出来了就拿出去晒晒。”

说着他又自嘲的笑了笑——地下王国里,怎么看得到太阳呢?

“你等下。我出去给你拿个新的枕头。”

肖时钦怔了下,又想说不用换,又担心王杰希看见自己脸上的泪痕,这么一犹豫间,王杰希已经走开了。

等他终于整理好,又戴上眼镜,才发现王杰希正在把桌前仔细看着什么。见他起来,快速地关上抽屉。

“你再休息会,我出去给你找一个新枕头。”王杰希声音闷闷地,似乎是感冒了,肖时钦看过去,但因为是背光,看不清他的表情。

“哦……好。”肖时钦话音刚落,王杰希已经穿上走了出去,留下老式木栓门咔哒的一声锁响。

好像一分钟都不想继续留下去。

肖时钦推推眼镜表示理解,毕竟自己在他眼里真的就是罪魁祸首,又忍不住埋怨20年后的自己,他简直能够猜到,干出这么大的事之前一定是和王杰希闹翻了没和好。

王杰希他,崇尚复古的而自然的生活态度,最讨厌的就是他喜欢的机械了。

肖时钦走到王杰希刚站立过的地方,习惯性地拉开了刚王杰希关上的抽屉。

抽屉并没有锁,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十八盒一模一样的,拆了封的柠檬糖。

——————------
我是肖时钦内裤的分界线

王杰希出门后,并没有往军需处去拿枕头,而是径直走向升降电梯,向下按了好几层。

到达最后一层时,无数的仪表疯狂的转动,指示灯全亮,迎接着这一年一次准时到达的客人。

身穿黑色纱裙的女人走上前来,对他笑了笑,王杰希点头致意。

不需要言语,这里安静地如同一潭久远的深潭。

但女人还是开了口:“组长他……这是他推算的最后一年”

“我知道。”王杰希说,但语气丝毫没有解脱的快感。他看着那个女人,女人也悲哀地回望着他,眼睛大而澄澈,渐渐与从前那个跟在他们身后蹦蹦跳跳喊着肖组长的少女重合在一起。

王杰希走到殿堂的正中央,看见了那中间困住的人,精密的仪器穿透他的大脑,成百上千带刺的线路的从他身体里穿过,在他的骨髓汇集。旁边的生命检测仪的信号已然微弱,但却仍固执地昭告着他还活着这一事实、

那个人还很年轻,苍白的面容,眼睑紧阖。他以献祭的姿态在这里,仿佛才睡去,又仿佛已然死去千万年。

天才的机械师并没有郁郁而亡,他选择了以己之身,去赎罪。

中央数据库断电后还在继续安全模式运行,只有人将自己的大脑强行转换为算法,去与中央处理器强行对抗。

不知道能对抗多久,有时一个月,有时一年,一旦离去,便会有新的自己,崭新的大脑,健康的身体,从各个时空里,源源不断的补上。

王杰希摸摸口袋,那里是空的,曾经多少次他带着锋利的军刀来到这殿堂,看见好友受此磨难,都克制不住想上去结束他的生命,让他好过一点,只是那戴着黑纱守灵守望女人阻止他。说:“肖组长,他是自愿的。”

他是自愿的,他们都是。

肖时钦,你怎么对自己这么狠!

“雷霆已经消失了,不能再让组长的心血,前功尽弃。”

“这是最后一年了。”女人说,回过头来,似乎想拼命挤出一个笑容来。

别哭了,妆花了,组长也会不高兴的。王杰希想说,但他的双臂似乎有千斤重,此刻完全抬不起来。

那个人在就好了,是他的话…王杰希默默的想。
他是那样温柔的人。

_________________

 

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逻辑混乱,时间线理不通顺。作者文科生…有错误的地方务必指正!

 百日全职贵乱DAY3

emmmmm^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