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韩叶】余生知秋3

老韩!

清亮的男子声音传来,韩文清闻声抬头,毕城城主广袖宽襟,走路带风,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
韩文清习惯性地皱起了眉。

叶修……

下一刻出人意料地,那人竟直接抱住了他,稀客啊老韩!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还过的好吗!
韩文清实在没想到会来这一出,仿佛受到袭击般身体僵硬。

叶秋心里发憷,一边抱着一边以眼神示意苏沐橙:是这样的吗

他对哥哥的印象不多,唯一记得是叶修以这种方式跟远道而来的方庄主打了个招呼,便有样学样。

苏沐橙侧过头,仿佛在忍笑。

韩文清回归神来,慢慢的将叶秋的手拔下来。
叶秋的笑僵在脸上,他突然记起来,后来方锐一个过肩摔把叶修摔下来了,韩统领……不至于吧,毕竟还是有婚契在身。

只听到韩文清仿佛叹了口气,
很轻很轻,说不清什么意味,是那种无可奈何但却纵容的意味。

叶秋调整好笑容,刚准备说什么,只见韩文清的手伸过来

不会吧,要打吗?叶秋下意识的一闪。

韩文清的手停顿在半空中,缓缓下移,给他整了整本来就齐整的衣襟。

什么情况?不是说韩文清从小看叶修不爽,两人天天做对都恨不得早日撕毁婚契吗,这钟温情脉脉的感觉,怎么回事啊,

叶秋又看向苏沐橙寻求帮助,苏沐橙却没看他,只是若有所思。

注意到他们频繁的眼神交流,韩文清轻声咳嗽一声,坐下来。

韩统领面带忧色,是否在毕城遇到麻烦,有什么事直说,我叶修义不容辞。叶秋善解人意的为韩文清满上茶,客气的说道。

说什么,我这次来毕城办事,顺便把我们小时候的婚契履行了?

韩统领,韩统领?

叶秋拉回出神的韩文清,韩文清正了正色,严肃的说明了此行的来意。
嘉世山庄的货物,清点后十日去皇城,希望叶家派人手,帮忙在嘉世看管。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没有提婚约的事,叶秋松了口气

有什么事直接跟沐橙说,她去准备。

苏沐橙点头。

还有一事韩文清说不出口。

那我先和苏沐橙前往嘉世,改日再来……拜访。韩文清看着叶修眼中掩饰不住的高兴,住了嘴。

有这么高兴吗。韩文清心想,反映到脸上,脸色阴沉。

果然一见他就习惯性的气闷,不过比起小时候,今天气结的次数竟然出奇的少,韩文清有点不舒坦的打开马车的窗,叶修尚未走,见他开窗,礼貌的又是一个还礼。陌生的感觉再一次浮上心头。

真的是变了……韩文清注视着男子的面容想,文质彬彬,走路极稳,倒茶与入座的动作无不透露着良好家教的浸润。小时候的叶修,走路从来歪歪扭扭,没有正经把衣襟扣上过……

十年,真的太久了,罢了,下次再说吧。韩文清将手中一直紧握的一半玉佩放入了乾坤袖。握了太久,已经有点温热了。

韩统领比大队延迟了几个时辰到达嘉世,还没落座就被告知出了事。

张新杰屏退左右,看附近没有嘉世山庄的守卫。细细的跟他汇报。

五十箱货物,统领队的人刚接手,放置一楼客房里,正在外面跟镖局的人交接,短短一炷香的时间,货物锁链就全被打开了。

但箱子使用密铁钢封,禁卫队还没拿到钥匙查阅,那个人应该也没有。

韩文清紧锁着眉头,片刻道,货物放在我房间里,钥匙我管着,离开毕城最后一刻开箱检阅。
这样不就相当于把责任全揽在了统领队的身上,万一货物出了事,那嘉世是半点事都担不到……张副官欲言又止。

没问题,能有什么事,出了什么事,韩文清也有自信能扛着。

于是张新杰不再坚持,去指挥把货物全部重新加固,转移到三楼。

严实的关好门窗,服下防迷药的药剂,韩文清老神在的合衣平躺,门外重兵把守,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了吧。

结果不到三更就有人来了。

韩文清冷冷的睁开眼,床头站着一个人,身形修长,在月光下拉的笔直——打开窗户进来的。

却看不清脸,那人以一薄薄的铁面具覆住上半张脸,露出的下巴圆润,嘴唇弯成一个戏谑的弧度

韩文清心里一动。

你要干什么,韩文清沉声问。

此人善恶不明,非敌非友,但没有在自己睡梦中下手,也就说明其胸怀坦荡,应该是君子一类的人物。

也或许是有别的需求。

把钥匙给我。男子大喇喇的拿一个凳子坐下来——顺便给自己剥了个葡萄。

我一直在等你醒来,你没事做啊把钥匙垫背下,睡觉也不怕咯着啊。

韩文清脸都黑了

喂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你那么重我搬不开的,快识相点把钥匙交出来,哥放你走。

边说着边把一颗葡萄籽吐在了地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