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王杰希x肖时钦】碑上鸟 3

碑上鸟 3

这是一个时代,有瞩目的成就,有彻骨的悲哀。

是。王杰希并不试图隐瞒,坦然地面对他的怒目而视。

你你你……肖时钦简直无奈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刑事审讯?王杰希还没作答,肖时钦就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

你要干什么?王杰希反问到,他上前一步,目光灼灼。

那目光不带实质性的压迫,肖时钦却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

没有答复,王杰希又说道。离开南京?你要到哪里去,肖先生?

肖时钦突然不紧张了。一种微妙的直觉,这个杀生予夺的的男人现在是有求于他。

他把箱子放在一边,走过去:你们不是很能查吗,查到我想去哪了吗。

虽然乱世,但天大地大,总有我肖时钦的容身之处,不是吗。

少年的语气轻描淡写,却不知哪句勾起了王杰希的怒火。

王杰希双手抱臂,冷冷的看着他。

天大地大?肖先生,我认为你该比你所表现出来的要聪明。

往北去,是三熊蝉吞,伪政府卖国。南边战乱频繁,法制不安,上海,香港广州战火迟早要爆发,你往哪里走,能看到天大地大?

你从商,是发国难财,你从文,新思潮引火烧身,你没有立场,从医也不能单纯的做下去,就算你要默默无名,避居山间,你只会看到,土匪山贼戕害难民,出卖骨肉,颠沛流离,民将相食……

一句一句,狠狠的指责,直扎在肖时钦心上。

够了!肖时钦打断了他。

王杰希说的是事实,一字一句肖时钦都听在心里,但他何尝聪明,瞬间推敲出王杰希此举的目的。

想游说他投奔国民政府?激将之言向来对他不起作用。肖时钦冷笑一声,他看着王杰希,问出了关键:

既然去哪里都一样,难道我留在南京就会过得很舒服吗?

不会。王杰希的淡淡的笑了笑,但你至少不再选择逃避。

肖时钦难得出现了沉默。

加入我们吧,为了一个更好的未来。王杰希趁热打铁。

不再逃避吗……肖时钦想,他微微有点动容,但毕竟个性谨慎,千百种利弊取舍和拒绝的理由在脑海中打着转,辗转在唇间,却说不出口。

他最终叹了口气。

我考虑下吧,他说,算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王杰希点点头,微微勾起嘴角,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肖时钦是个极有主见的人,也极聪明,对时局看的透彻,强制要求只会适得其反,但一旦示弱,他就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别人的念头走下去。

走吧,王杰希理理围巾,拍拍衣服上的褶皱,拉开门就往外走。

诶,去哪?

上课。

上什么课?啊你怎么有这个,你也来打工吗。

……

王杰希走的很快,肖时钦要小跑才能跟的上他的步伐,一边嘴上不停,一边稳住背上的小破包以防里面的东西掉落一地。

很奇怪,这个男人,给人一种和值得信赖的感觉,模模糊糊的,肖时钦想。

一个堂堂正正,为达到目的会付出一切的人。

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肖时钦把脑子里奇怪的定论甩掉。明明还不熟。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当奈公何!

波涛在前,命运已定,前进就是死亡,却依然蹈死而不顾。

王杰希的板书很漂亮,他站在讲台上工整的书写,下面的孩子们一板一眼,他讲课的声音在宽阔的走廊上回响,有种遥远的温柔。

之前没有仔细留意,今天在阳光下对着一瞧,这个王长官,似乎长得很好看。

等等,好看可以用来形容男人吗?

肖时钦隔着窗看着那个修长明朗的侧影,心跳突然有点加快。

似乎,留下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小事情感到可信赖的感觉~那是,爸爸的味道! (*/ω\*)啊不x我在说什么
感觉下章就可以谈!恋!爱!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