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少年游

恢复日更,脚踩西瓜皮,写到哪是哪

【王肖】保护我方机械师(上)

脑补世邀赛期间……

新年好啊大家

来到苏黎世之前,肖时钦仔细用A4纸罗列出了种种可能需要应对的情况,如旅行注意事项,天气状况对露天游戏战台的影响,国内外领队风格差别,和其他战术大师产生意见分歧时应该怎么做等,并按照星级给这些问题标识了不同的难度。

而现在,毫无疑问他面对的是一个五星级的难题。

在和英国队一局打成平手,两支队伍在台下假惺惺,啊不,充满有爱的握手合照时,对方的一名队员单手揽着一大捧玫瑰花,拨开人群走到了他面前。

肖时钦礼貌地朝他笑了下,下意识往旁让了几步。

Kenny,来自英国队,暂时不知底细,网上可以查到的只有寥寥数语,四年连跳三家俱乐部,狂剑士,风格强悍。

强悍一词肖时钦今天在场上才深有体会,这货大概最擅长的就是逮着人揍,揍到死为止,再换下一个继续。

很悲催的,今天肖时钦被他盯上了,幸运的是,肖时钦没给他盯死,反而凭着精巧的布置将他引入了己方设定好的圈套中。这才破了对面的攻击线,险险地拉回一场平局。

“肖”

英俊男人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肖时钦一愣,第一反应是伸手推眼镜,还没举起的手被强行塞入一捧炽热的玫瑰花。

“肖,”男人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深情款款地看着他,用并不流利的中文说:“如果比赛结束,你愿意跟我喝一杯吗?”

大概是狂剑士悍然而凌厉的姿态与此刻男人彬彬有礼的态度反差实在太大,肖时钦一时惊讶,没有将花推回去。

事情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不对的。

二十分钟后,中国队战术会议室,坐满了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八卦人士的眼睛永远是雪亮的。

以肖时钦的涵养,做不出丢掉玫瑰当面打脸这种事,于是那一大捧玫瑰花就被摆在圆桌的中间,深沉而热烈的红,朗朗地昭示着肖时钦与对面领队不可告人的奸情。

肖时钦低着头假装在和王杰希一起研究上盘比赛的录像,听着周围议论纷纷——

苏沐橙:“那个Kenny有点帅,和小事情倒是挺配。”

王杰希看了眼肖时钦,对方正躬着身子站在自己身侧,苍蓝色的衬衣紧紧地收进牛仔裤里,显得身量笔挺。

他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肖时钦站谁旁都挺配。

“天作之合。”

“应该祝福。”众人纷纷附和。

“万一这是对面的战术呢?”有人提出异议。

“先攻破肖时钦,然后击败中国队。”

“实力挖墙脚。”

“动摇军心。”单身狗们对于被强塞的狗粮忿忿不平。

“极有可能。”一直默默看复盘的喻文州发了话。“Kenny到最后一直截肖时钦的退路,不像是被困住了的恼羞成怒,更像是好奇的试探肖时钦的底线何在。”

“但肖时钦并非这个圈套的核心。Kenny放弃了回援逃生去堵死一条无关的路,整场看下来其实并没有发挥什么有效的作用。”喻文州微微抬眼,看向专注听着的大家,继续说道:“也许真的是在之前对肖时钦一见钟情了也说不定。”

喻文州!你要搞我,你现在要搞我?就为了报昨晚半夜斗地主我坑黄少天出去买饮料的仇是吧?肖时钦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只能这样解释了。”张新杰推推眼镜,一锤定音。他倒过去看了几遍,也不知道那个狂剑面对机械师,在千钧一发之时突然顿住是什么意思,如果没有那个短暂的停顿,也不至于被黄少天在原地砍死。

从操作上来看,应该是那个男人在一瞬间走了神。

肖时钦叹了口气。想,原来最靠谱的不是张新杰,而是王杰希,社会我王哥,人好话不多——但当他的眼睛慢慢从张新杰身上移到自己的好室友王杰希电脑上时,他呆住了。

王杰希正在浏览的新闻页面,是一张现场照,视角显然来自Kenny的身后,男人黑色的风衣领遮挡了大部分镜头,剩下玫瑰花的一角与自己无措的脸。

——因为隔得太近,所以看起来好像在拥抱一样。

震惊!国家队选手在打比赛的第一天,竟然和对手做这种事情!

肖时钦:“……”

还有室友爱不?

一直没说话的叶修看着这一幕,手腕微转熄掉手中的烟。似笑非笑地说:“赢者通吃,好东西不下手,被别人抢先了只能在一旁哭呗。不管怎么说,下一场还是要尽力。”

王杰希听了,微微地直起身,关掉界面,若有所思。

喻文州所说的“之前”,是在同英国队开打之前主办方所进行的一场宣传表演。

因受地域因素影响,英国荣耀玩家对机械师与魔法师的热衷者居多,这两类的玩家已隐隐形成对立的阵营,国家队在准备对战英国队的资料过程中,就发现不少团队都是这样的双核。

英国主办方为中国队准备出场仪式的同时,贴心地为王杰希和肖时钦准备了一套全定制的游戏服装。

事实证明,不管哪里的市场营销者都有毒辣的眼睛,中国队魔法师与机械师的海报一张贴出去便引起火爆,以致于在宣传展会开始前二人便拥有了不少外国迷妹。

海报上王杰希微侧着身体坐在华丽的高椅上,机械师脚穿高高绑起的牛革靴,背后细细系好的带子突出身形的笔直修长,手搭在魔术师的肩膀上,眺望远方。

大概是这张图的意境实在很好,王杰希一度将它设为手机屏幕,被隔壁唐昊看见耻笑他自恋后也不换。

其实肖时钦也这样觉得,但是他从来不说,就当没看见过。

Kenny就是那天在展会上遇见的。

着整洁风衣的绅士,肖时钦在电梯里遇见,帮他多摁了几秒门等待。对方连道谢都没有说,只一直若有若无地打量他,肖时钦回头看过去那人便急忙移开视线。

大概是着装太奇异了。肖时钦想,稍稍有点脸红,他已过了特立独行且引以为豪的年纪。要不是主办方坚持,他根本就不会来,跟队友们去广场上悠闲的散步了。

不过溜号这种事情,肖时钦也就想想,做不出来的。

慢慢上行的电梯里,Kenny看见那人手提工具箱,逆反潮流的一身棕色配色,每一处搭配都复古而精致。一眼看过去仿佛时光倒流数百年,回到那个蒸汽熏蒸在钢铁之国的年代。

第二天一早,王杰希就被床头架上的手机振醒,他看了一眼旁边床上安静睡着的肖时钦,轻手轻脚地拿起电话走到阳台。

还好记得调振动,他想。

一接通,黄少天的声音急不可耐地传了过来:啊啊啊王杰希,肖时钦怎么回事啊,引了一大堆人,我们在这里都挤的没法出去!”

“他还在睡,怎么了?”王杰希温声说。

……

事情的大概就是昨天的新闻照片发酵,引来一波媒体在门口蹲点采访,又有人拍到Kenny的座驾停在不远的街道,这样住在附近的迷妹们也跟过来,中国队下榻的酒店已经被层层包围。

情况紧急,叶修在群里发了一级戒备,所有人走侧门进出,肖时钦不得外出。

正是第二轮比赛的备战期,不能因这种事乱了军心。

实在不行牺牲肖时钦,少一人上场,促成一段跨国良缘,想必也是极好的。钮祜禄云秀沉痛地说。

宁拆一座庙,不毁一场婚。王杰希听着,内心非常冷静。

刚挂完电话,身后便传来响动,王杰希回头,看见肖时钦揉着眼睛推开门。

“那个……我有个事情想跟你说……”

“你答应和Kenny在一起了?”

王杰希脱口而出,终于没忍住。

肖时钦愣了下,点点头。

“哦。”王杰希与他擦肩而过,将手机放回床头。面无表情地穿衣洗漱。肖时钦站在一旁,自我反省,感觉自己是不是哪里把王杰希得罪了。

突然这么冷漠——不应该啊,王杰希他……他不是很八卦吗?

正当王杰希面无表情地伸手掏房卡准备出门时,一旁不知为什么略有愧疚的肖时钦还是开了口。

“那个,我刚才开玩笑的,你不要介意,其实我想说的是,我的房卡找不到了,刚有人敲门……”

“哪句?”王杰希问,他回头凝视着肖时钦,目光幽怨。

“啊?”肖时钦没有反应过来。

“哪句是玩笑话?”王杰希重复了一遍。
“就是……说我答应Kenny那件事……”肖时钦有点不好意思,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听见王杰希那样问,突然就回了个恩。

“没事。”王杰希顿了顿,说。于是肖时钦松了口气。王杰希这人,其实有时,真的很难看透他在想什么,本人和赛场上的魔术师一样难以揣度。

幸亏是队友。

王杰希则想,幸亏刚才遮掩的好,没有被看出来。真是,差一点就以为是真的了。

他这样想着,一边用房卡贴开了门。

“叮——”

“Suprise!”一管彩带礼炮打在他脸上。

蹲守在门口的Kenny笑靥如花,王杰希眉头明显的攒起。

王杰希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本来就有轻微的起床气,还被这样当面弄一脸彩带。接受了Kenny的道歉后没有当面发作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只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看打开了电视看。

肖时钦是个成年人了,而且做事从不出错。这是很高的评价,王杰希不喜欢给太高的评价,这样容易出问题,可是在他印象里,肖时钦就是个做事稳重,很少出错的人。

可是,这在门外拉拉扯扯,是怎么回事?

还夹杂着肖时钦的说话声——

“不用了……真的不需要,……额,谢谢你……”

王杰希实在坐不下去了,起身关掉电视,双手插风衣兜里走了出去。

“我说,他已经有男朋友了,你不要再来了。”

王杰希沉着脸,但语气还是不紧不慢的,严肃的说。

Kenny:“……”

肖时钦:“……”

肖时钦:“……啊?”

Kenny皱起他俊朗的眉目,硬生生地摆出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就要过来拉住肖时钦的手臂,一边还喊道:“肖……”

王杰希侧过身体,不着痕迹地挡开了他的手臂。

然后,借着门拦的阴影,低下头去,亲在了肖时钦额头上。

————--

百日全职贵乱 DAY1

评论(12)

热度(77)